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章节列表
8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弼忬坐靠在床上抽着烟,在黑暗里燃着的烟头红的吓人。
“我们谈谈?”沉默中的杰妮开口道。
“什么?”杜弼忬有些心不在焉。
“你想过以后吗?你自己的以后!”杰妮问道。
“干吗不好意思呢,干脆问我们的以后得了”杜弼忬笑着揶揄道。
杰妮抬手在她胸口锤了那么几下道:“少没正经,认真点!回答!”
被杰妮的幼嫩小粉拳锤了两拳,杜弼忬顿觉舒爽万分,比浴场小姐做‘马杀鸡’还爽!
杜弼忬忍不住摊开他的大手掌包住她的小粉拳。
“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走一步算一步吧!师傅对我有恩,他现在让我帮他做事,那我就认真做事,我就是这么想的!”杜弼忬说道。
“你知道你所在是个什么组织?你的师傅又是怎么一个人?你知道吗,我.....我很担心你!真的,我好担心你,他们.......他们是开赌场做偏门生意的,他们........他们是黑社会!我不想你有事!”杰妮说道。
杜弼忬听着,不说话。黑暗里,杰妮自然看不到他冷峻的眼神。
“要不你来我酒店吧!我正好缺一个经理..........”
杰妮正待说下去,杜弼忬的话冷冷打断了她。
“首先,我不用你施舍,不想被人说成吃软饭的,更不稀罕什么狗屁经理!再者,我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若不是师傅,我早蹲大牢里了!师傅对我有恩,我就得知恩图报,什么黑社会白社会,这个社会还有黑白之分吗?这本就是个黑白颠倒不分的社会!那些所谓的白道,那些个吃皇粮的政府官员他们开好车包女人,去澳门赌钱时候一出手就是几百万,公务员一个月才多少钱工资?他们的钱哪里来的?天上掉下来的还是地里长出来的?妈的,那都是官商勾结收的贿赂!而现在的商人哪个是不带点黑社会背景的?还有,那些个开ktv以及酒吧的大老板,他们场子里就真那么干净?没有小姐卖淫没有客人嫖娼没有瘾君子吸毒?!他们为什么一个个都活得好好的?难道税务、工商、公安都他妈是瞎子?什么局长部长的,他们养女人置豪宅的钱哪里来的?还不是那些嫖客的?那些瘾君子的!你知道什么是黑,什么又是白?”杜弼忬愤怒道。
“你好像还叫我师傅穆叔来着,你父亲看来还和他有挺深的交情,如果我师傅真如你所认为的,那么你父亲也不是什么好人.............”杜弼忬说道。
杰妮不说话了,侧过了身。
杜弼忬侧向了另一边,两人背对着背。
寂静的夜,几声猫叫,如婴儿的啼哭,说不出的可怕诡异。
杜弼忬感觉她的背靠了过来,背靠着背,她的背脊骨有些搁疼。透过薄薄的衬衫,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体传来的微微颤抖。
杜弼忬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她卷缩成一团的背影,心生愧意——她也是关心我,完全是一番好意啊!
他将她翻转过来,黑暗中两行清泪反射着让人怜惜的光芒,她默默无声的哭泣着。
为什么我总让她伤心,让她流泪呢?!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杜弼忬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杜弼忬在家吃了睡,睡醒吃,仿似被杰妮圈养的猪,伤好的差不多时候,体重也上去了,脸部轮廓明显胖了一圈,腰部的肌肉转变成了小型游泳圈。当发现这些的时候,杜弼忬足足郁闷了一个上午。
自那夜后,两人之间仿似比以往更客气了,很有默契的绝口不提那夜的话题,杜弼忬很明白,两人之间已有了芥蒂、有了隔阂、有了隔膜——比处女的那一层还厚实牢固的膜。
杜弼忬开始训练,每天清晨起来都要到小区的公园里双杠上做做锻炼,绕着公园小跑几圈。
“七大爷,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好东东?”傍晚时候杰妮推开门对着杜弼忬吼了一声。
自从知道了我们小杜叫‘杜七’之后,她就这么叫上了。
“快快,放桌子上!”杜弼忬急不可待的样子,也难怪他,一个正处于发育巅峰期(杜弼忬称之为高潮期)的小伙儿,早上一杯自来水,中午一包康师傅,到了这傍晚自然如一匹眼冒绿光的恶狼了。
杜弼忬冲进厨房,在筷筒里拔出几只筷子便往外冲。
“你干什么?”杰妮吃惊的问。
“你说干什么啊!快点,我饿扁了!”杜弼忬急迫道。
“呀!不好!忘了给你带晚饭了!真该死!!!”杰妮一脸歉意。
“这.......那..........那个是什么?”杜弼忬看着塑料袋层层包着的包裹儿问。
“这......这是我在酒店边上的小摊上买的两只小乌龟!你看多可爱!”杰妮说着剥下最后一层塑料包装袋。
一只透明的小玻璃缸,里面两只青色小乌龟,半根中指长短,伸长着两只**,两只前爪在玻璃壁上交替的攀爬着,试图爬出来,发出轻微略带刺耳的‘孜孜’声。
杜弼忬手里抓着筷子,一眼不眨的盯着桌子上的玻璃缸,愣在当场。
“对不起哦,小老七”杰妮一脸清纯的无辜。
杜弼忬不说话,和两个**大眼瞪小眼。
“小.........小七爷,你不会对这么可爱的两个小东西下毒手吧?!”杰妮惊疑道。
“我倒想对它们下毒手来着,可这么两个小玩意儿无论是煲汤、油炸、清蒸,妈妈的,还不够我塞牙缝的!”杜弼忬看着杰妮一脸慌张的模样,心念一转道:“不过......算了!虽然吃不饱肚子,但垫垫饥还是可以的!嗯......听说童子龟有益气壮阳之功效.......嘿嘿嘿.........,居然让我挨饿,那我就只能对不起你的两个小可爱了!”杜弼忬说着作势伸手朝桌上玻璃缸边缘抓去。
“不要!住手!”杰妮惊呼一声,挡在桌前。
“喔!我知道了,你为了保全可爱的小龟宁愿牺牲自己呀!好伟大!”杜弼忬说着用色迷迷的眼睛在杰妮的胸前游移着。
杰妮被打盯的俏脸通红,嘴硬道:“你敢对姐姐无理!”
“嘿嘿嘿!我就是喜欢对姐姐非礼!”杜弼忬嘿嘿邪笑。
杜弼忬目光始终不离她的双峰,砸吧砸吧嘴,说了句:姐姐,我饿了!
杰妮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护住双胸,脸红的似能滴出血来。
“不跟你闹了,在这乖乖站着别动!不许靠近我的小龟!”
杰妮怕杜弼忬真的扑过来吃了自己似的,绕过杜弼忬走到门口,回过身看着杜弼忬:“不准靠近!不准动!”
杜弼忬摊了摊手作无奈状,示意自己根本就站着没动。
杰妮打开门,在探出半个身体到门外,回过身来时手里已多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子。
杰妮走过来,把东西放玻璃缸旁边道:“行了,饿死鬼投胎,吃吧!”
杜弼忬意识到被耍了,一把将杰妮抱进怀里,不等杰妮惊呼出口,嘴唇已封了过去,狂风暴雨似的激烈长吻。
足足五分钟。
“还要不要耍我?”杜弼忬移开他的唇,看着半躺在自己怀里,醉眼迷离的杰妮问。
杰妮也不开口,只摇了摇头。
靠!女人就是这样,只要能制服她,老虎也能变绵羊。
算算日子,已经离上次那夜一个多星期了,大姨妈早回老家了吧!
看着怀中娇喘佳人,杜弼忬哪还顾得上肚子饿,一把将其抱起,朝卧室走去.........
看着处于近乎迷离状态的杰妮,那娇媚的容颜,怎不让杜弼忬心醉?
吻她的唇、她的额、她的眼睛、她的耳垂、她的细长而嫩白细腻的脖子。
杰妮娇喘着、含糊的呻吟着。
杜弼忬拼命控制自己,然而,一切都是徒然。如醉酒者的自诫,即便头脑仍有残余的清醒,身体已不由己念了。
浑浑噩噩中,两人已除去了外衣裤,在床上相拥翻滚、盲目的亲吻着彼此的面部各感官部位。
我那遥远的理想世上世俗的姑娘休想别想让我和你一样我那崇高的理想又是卑鄙的幻想理想幻想迟早都是一样你已从良我一直很善良我只是难免会手痒昼夜交替就出现灰姑娘今天晚上 la.........................................
该死的手机铃声在最不该响的时候响起。
韩寒大佬啊!你什么时候不能‘混世’,偏偏在这时候来浑我的事!太不厚道了吧!杜弼忬真是又惊又恼。
看着床边柜子上一闪一闪并唱着“混世”的手机,杜弼忬仿佛看着一个恶魔——妈妈的,在这种时候搞这飞机,很可能被吓的阳痿一辈子硬不起来的!
杜弼忬一把抓过手机,也不看号码,推起滑盖就吼了句:喂!!!
对方愣了几秒钟,接着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你好,杜七先生吗?”
“你他妈哪位啊你!”杜弼忬一听是个陌生的声音,目光尽赤,怒不可竭,直爆粗口。
对方可能没想到这位居然如此火爆的脾气。
“杜七先生,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是南京公安局xx分局的严警官”对方为防止杜弼忬再问候他的祖上女性,急忙自报身份。
“哦!我是杜七,什么事?”杜弼忬不耐烦的说,然而一听对方是警察,终于没向对方家族的女性问安。
“杜先生,真的是你啊!你好你好,我是XX分局的,很高兴能和你通话!”对方重复道。
妈的,这么唠叨,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公安局的了不起啊!很高兴和我通话?操!你高兴了我他妈就痛苦了!你们这帮把人民当公仆的“人民公仆”就是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的群众的痛苦之上!
“哦,你好,呵呵!”杜弼忬皮笑肉不笑的干笑几声作为回应。
“杜先生,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你,可医院的住院记录没有您的通讯地址和联系方式,最后还是我的上司问了您的叔叔穆剑离先生才得到了您的联系方式,因此很冒昧的来打扰您!”对方说话还算客气。
冒昧?当然冒昧!若不是你冒昧我现在早就.........低头看了眼怀中玉人心里大骂:你这何止是简单的冒昧啊!简直冒昧到不能再冒昧了。
“呵呵,哪里哪里”杜弼忬嘴上客套道:“严警官,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你上次见义勇为、勇斗歹徒,最后不幸负伤制服的三个歹徒现已全部脱离了危险期,其中两个现已基本痊愈,经过我们多日的审讯,这几名歹徒终于松口了,原来这是一伙有五名成员组成,以绑架和抢劫为主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曾在扬州、上海、苏州以及无锡一带屡屡作案,在无锡绑架一名玩具厂老板,向其家属勒索300万,其家属将钱打到他们指定的账户上,这帮家伙收到了钱居然还是撕票了——分尸后装入蛇皮袋扔在灌木丛中!经过警方多日的追捕,这个犯罪团伙中的两人一名在无锡、一名在苏州昆山同时被成功抓捕,这个犯罪团伙的头目——也就是被你伤的最重那个脸上有刀疤的带着剩余两名手下逃窜到南京,由于账户被封,走投无路,决定先干上一票,嘿嘿,也算他们运气背,遇上了您!杜先生,您可真是为名除害、人民的英雄啊!如果再放任这几个危险人物在社会上,让他们逍遥法外,那还不知道有多少群众要遭殃呢?!要知道,他们可是一伙极度危险残暴的凶徒,其中多人因打架、故意伤人坐过牢,结成团伙后绑架34起、抢劫16起,致使72人轻伤,18人重伤,3名无辜群众遇害!尤其在警方的严密追捕下,这群人更是会丧心病狂.............”严警官说着。
对方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杜弼忬后面一句都没听到,唯一想的问题是:这群比样真是一群白痴傻逼加三级,随时准备跑路当然是准备现金最稳妥啊,靠!存银行?不知道中国的金融机构是国家机器所掌控的呀,到时候账户一冻结,屁都捞不着,这是一群猪头三啊!杜弼忬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