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1 上
章节列表
11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正午刚过,四楼VIP区还没有客人,杜弼忬抽空去了趟两人下榻的住所。
开门的是王小狗,他只腰间裹着一条浴巾,上身肌肉一览无遗,一身富有弹性的肌肉即便施瓦辛格、史泰龙见了也得低下高傲的头颅吧!
透过缝隙朝里观望,见瘦子穿戴整齐,随时准备出门的样子。躺靠在床上,一双眼睛警戒的朝门外看来。虽然坐在床上,去难以抑制那股浓烈的杀气,仿似一只遇到危险的豹子,随时准备扑将过来,拼个你死我活!
杜弼忬愈发好奇了——他的仇人到底是多么厉害的主儿,能使这么冷静果决的人如此紧张?!
大汉王小狗见是杜弼忬,便笑着让出身来。
杜弼忬边走进房间边问道:“休息的好吗?”
杜弼忬只是客套的随便问问,就如同两个相熟之人在路上劈面遇上时的开场白:“吃饭了吗”“最近好吗”“艳照门的艳照看了吗”?没想到王小狗一阵抱怨。
“这个家伙!”王小狗指着靠在床上的孙洛“晚上居然叫了两个..........两个姑娘进来!还要我与他一人一个!!!我虽少林俗家弟子,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可........可下山时师傅曾告诫我,红颜祸水,女人是老虎,玩玩碰不得的...........”王小狗一脸正色道。
杜弼忬看着王小狗,仿似看着一只灭世已久的霸王龙一般:“王兄,您今年贵庚?”
“二..........二十八”王小狗答道。
“你不会还是处........处吧!”杜弼忬惊问。
——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这时,孙洛猛从床上跳起来,双眼通红,像只嗜血的老狼。
“妈的,操你祖宗,你个王八蛋!”孙洛指着王小狗大骂道。
“怎么啦?”杜弼忬不明所以。
“这假秃驴,老子担惊受怕了这么些日子,昨儿个晚上想找个胸肥臀翘的小姐消消火放松放松,还好心帮这木头叫了一个,这混账东西居然抵住房门死活不让人家姑娘进来!妈的!你自己不要就算了,居然还不让老子玩,我是看得着吃不到啊,我........我撕了你这假模假样的假和尚”孙洛说着便要扑过去和王小狗拼命。
杜弼忬早已笑破了肚皮,挡在两人中间,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推住孙洛:“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小狗大佬,你太搞笑了,哈哈哈............”
孙洛红着眼,哪里肯依,隔着杜弼忬伸拳踢腿,张牙舞爪!
“好了孙大哥,消消气,晚上我来安排,双飞、3P、洋女、黑妞、日本妹、同志、人妖包你消火满意!现在,随我去上班工作的地方看看”杜弼忬道。
孙洛这才放松了气力,嘴里讷讷道:“我这人还是比较传统的,同志人妖就算了,给我找一个黑妹、一个日本妹和一个洋妞玩个3P消消火就行了,嘿嘿........多了我也吃不消!”
这是那个沉着冷静果断,不好言笑的孙洛吗?
人不可貌相啊!
传统?我靠!
杜弼忬直欲吐血!
杜弼忬驾车载着孙洛、王小狗两人到达赌场已是下午两点,二楼、三楼的赌客已来了七八成满,而四楼去还依然没有贵宾前来。
当孙洛下车后看着破败的四楼四底,在杜弼忬口中确定了这就是他所谓的‘赌场’后几欲抓狂。
“这就是你所说的赌场?要没人告诉我,我还以为养猪场呢!”孙洛气急败坏道。
杜弼忬笑得有些无奈
——“你进去看过再作评价如何?”
其实杜弼忬第一次随着师傅来到此间时候也是和孙洛一样的心情。
两人跟着杜弼忬走入室内,今天老太太居然没在门口晒太阳,在杜弼忬看来,这是仅次于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奇怪事件。
老坝子正在二楼和三楼来回巡视,和熟悉不熟悉的客人打着招呼。见杜弼忬带着两个陌生人,不由侧目皱眉。
“杜七总管,场子几点开业你不知道吗?你还想不想干了?”老坝子冷冷的问。
杜弼忬现在最恨别人称呼他为主管的时候在前面加上‘小七’‘杜七’的附加称谓。
“老坝子副总,虽然你是场子的负责人,我这‘主管’的职位也的确比你低,但我这个‘主管’的去留还不是你所能决定的吧!”杜弼忬一步不让,争锋相对。
老坝子吃惊的愣在那里,他没有想到杜弼忬居然敢当着众人的面顶撞他。更没想到居然还敢直言不讳叫自己的诨号,要知道,在这个场子的员工和客人里还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这么称呼他的!
“你什么东西,敢这么和坝爷说话!”
老坝子的亲信加保镖之一,满脸横肉的东北汉子‘阿伟’指着杜弼忬大骂。
“正所谓大狗看主人,要不是看在你主子的面上,我打断你的狗腿、撕了你的狗嘴!”杜弼忬逼视着他道。
“那我还要谢谢主管了,居然给我这个‘主人’这么大面子!”老坝子嗤道。
虽然二楼的气氛嘈杂,然而还是有几个靠近楼梯的客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侧目视之。
“楼上说话!”老坝子说着也不待杜弼忬回话便上得楼去。
哼!算你还有点理智没被气晕了头脑,还知道家丑不可外扬!杜弼忬不言语的跟在他和保镖‘阿伟’的身后上了楼,孙洛和王小狗相视一眼紧随杜弼忬上了楼。
老坝子的办公室在三楼的一个偏厅,头顶正好是杜弼忬的办公室,按理杜弼忬办公室没理由在老坝子之上的,杜弼忬现在的办公室原本是穆先生的,只不过穆剑离很少来赌场,所以一直空关着,这次杜弼忬被任命为主管就直接如了穆先生空关的办公室。
这点是老坝子最无法接受的——你要提拔自己的徒弟也没什么,却居然把办公室也给了他,难道你穆剑离这个老江湖连这代表了什么都不明白吗?即便你的办公室空着要让出来也得我这个副堂主坐!让那小子坐三楼,没道理让他压在我‘头顶’上啊!然而穆先生不说什么自己也只能跟着装傻,心里威势憋屈的紧。
“这两个是?”老坝子看向这陌生的两人问道。
此刻他已压制住了火头,恢复了一贯的冷调。
“这两位是场子的新员工!”杜弼忬不多做解释。
老坝子冷眼看着杜弼忬许久,脸上竟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我知道你有招收新员工的权力,但是,这种事总得和我这个负责人说一声吧!”老坝子脸上不露喜怒颜色,淡然道。
“我这不是和你说了吗?”杜弼忬道。
“那好,我知道了,带着你两个手下做事去吧!”老坝子刚才的火气好像一下子落进了太平洋。
杜弼忬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孙洛和王小狗跟随其后。
“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何要把我们拖进来了!”孙洛道:“原来你这个‘主管’不过是被架空的光棍一根”
杜弼忬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你得注意了,若还如开始那般动怒甚至发脾气还好些,然而他后来的态度也太随和了些吧!”孙洛道。
“不随和有待怎的?爷爷的铁拳还怕他不成”王小狗抢先道。
“小狗!哪儿凉快哪儿趴着去”孙洛道。
“你的意思是?”杜弼忬问。
“我看他是动了杀念了!这种人,当他对你笑的时候,你就得注意他的双手了,他随时会趁你不备给你致命一击!我看你最近还是小心点的好!”孙洛道。
坐在办公室的舒适椅子上,杜弼忬觉得有些累。
“小心?你没听过暗箭难防吗?”杜弼忬问。
孙洛不说话了。
“换了你是我,你会怎么做?”杜弼忬直直看着孙洛问道。
孙洛也看着他,眼里闪过一道狠色。
“先下手为强!”孙洛道。
杜弼忬看着他,笑了.............
“这里是是三十万,二位,我只要账本!”
‘创杰会计事务所’三楼办公室内,杜弼忬随意的坐着,身后王小狗站在身后,如一座铁塔般,给你无比威压。
身侧坐着两个接近五十岁的老头,茶几上放着刚从银行取出的、尚包着塑料纸的十万一包的三包人民币!
两个小老头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稍胖些的说道:“对不起杜先生,我们不知道你所说的账本是什么东西”话锋一转接着道:“即便我们知道什么也不会多嘴的,我们是吃这碗饭的,我们有我们的职业操守,若随便泄露客户的一些资料,那岂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另一个老头脾气更为暴躁些,冷哼一声道:“别说三十万,就算三百万、三千万都别想!”
“还请杜先生多多包涵”胖些的接着道。
“就是说没得商量喽?”杜弼忬问。
两个小老头同时摇头,像是吃了摇头丸似的。
“不再考虑一下吗?钱不是问题”杜弼忬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就算你给我三千万都没门!”那个暴躁老头道。
“老李!对杜先生客气点”胖老头怒斥着暴躁老头,又侧过头笑着对杜弼忬道:“杜先生,我这老弟脾气暴躁了点,还请你多包涵,同时希望您也能体谅我们的为难和苦处”
“小狗!”杜弼忬叫了声身后的王小狗,并不回身转头,只将手摊着,王小狗立即将一叠照片放在杜弼忬手里。
杜弼忬将照片随意的抛在茶几上三包钱的旁边,照片散乱的铺开在桌子上,占了茶几的大半地方。
“您先看看照片”杜弼忬指着桌上的凌乱照片对胖老头道。
胖老头随意拿起一张照片看了一眼,神色大变,握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照片上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天真烂漫的小男孩,五六岁年级,对着镜头笑着。
“您孙子可真是可爱,也很上镜,将来有做大明星的潜质”杜弼忬道。
“你...........你...........”胖老头嘴唇都开始抖动,像中了风似的。
“你这混蛋!你!你..............”火爆脾气老头怒指着杜弼忬,口沫横飞,将杜弼忬喷了个一头一脸。
杜弼忬无奈的用手抹了抹脸,只觉手掌上一阵粘腻。
“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暴躁,哎............”杜弼忬叹了口气。
“小狗”:杜弼忬叫了一声,将手掌摊开。
身后王小狗立即将一个皮夹放到杜弼忬摊开的手掌上。
火爆小老头见到皮夹,面色煞白,真是头顶吓飞三魂,脚底骇走七魄。
“嗯!很不错的皮夹,听说是上星期你小儿子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你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让我看看里面有些什么”杜弼忬打开皮夹:“一张身份证、一张饭卡、七百五十块现金、一张学生证,李成才?这名字是你取的?李成才,真土!”杜弼忬道。
“你想怎么样?”火爆老头的语气已不再火爆。
胖老头失魂的呆坐在凳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惊惧和祈求的眼神看着杜弼忬。
“账本!老坝子让你们做的账的账本,有吗?”杜弼忬问。
“有..........”火爆老头道。
“那还不去拿给我!”杜弼忬喝道。
火爆老头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后方的保险柜前蹲下,左转又拧,‘狰’的一声保险柜从里向外弹开,老头翻腾了一阵,终于拿出一个土黄色档案袋来,走过来递给杜弼忬。
杜弼忬放手里掂了掂,也不打开——谅他们也不敢哪自己的儿子、孙子小命开玩笑——往后一递,王小狗立即接了过去。
“你们很不合作,所以要减十万!”杜弼忬说着拿起三包中的一包钱。
两个小老儿哪里敢多言,别说少给他们十万了,就算不给他们甚至让他们倒贴十万二十万也不敢多说半个‘不’字。
“你们的儿子孙子很快就会回家的,不用担心。还有,最好别报警也别把事告诉老坝子,因为...........你们儿子孙子的命只有一条,别拿他们的性命开玩笑!”杜弼忬甩下话带着王小狗走出门去。
待杜弼忬出得门去,走过转角不见了身影。两个小老头像失去了支撑,瘫坐在椅子上。
杜弼忬从会计事务所出来后便带着王小狗去了中国银行——有什么比存在银行更保险的呢?
“当你决定对付一个人的时候,千万别给他喘息还击的机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解决他!”杜弼忬出得银行对身旁的王小狗说。
“说吧,要我怎么做?”王小狗道。
“先折断他的左膀右臂”杜弼忬道。
“好!我这就去折断他的两只手!”杜弼忬浑身煞气。
“.................大哥!小狗哥!你真傻还是假傻啊!”杜弼忬汗了一个。
“怎么啦?是你叫我去折断他双手的啊!哦,我明白了,你指的左膀右臂是..........”王小狗拖着长调一脸沉思模样。
杜弼忬想,这家伙还不算太傻。
“他的两手两腿四肢?”王小狗续道。
杜弼忬彻底被打败!
“我说的是他的两个亲信保镖‘阿伟’和‘大狼’!”杜弼忬怒道:“你去对付那阿伟”
“那大狼呢?”小狗问。
“你这条小狗还想去对付大狼?还是让孙大哥去对付他吧!”杜弼忬道。
那个叫大狼的是个沉默寡言的角色,平日里就像个不会说话的影子跟在老坝子身后,杜弼忬知道,这绝对是个危险的人物,他虽然极力掩饰自己,让别人忽视他。可他偶尔抬头看人的时候,眼里有着对所有一切的无视、不屑。那种目空一切不是任何人所能拥有的,这绝对是个杀过人的狠角色,而且不止杀过一个人!
相对于大狼,阿伟要好对付些,俗话说,叫得凶的狗通常是不会咬人的!叫的凶不是因为勇猛,而是胆怯,想用吼叫和张牙舞爪来唬住别人,当你靠近到能危及到它的时候,便会趴在地上摇尾乞怜,温顺如小猫。阿伟显然就是这样一条狗,虽有些花拳绣腿却不足惧,就当给王小狗练练手增加些经验吧!
“我听瘦子说这两人机会和老坝子形影不分,住都住在老坝子的别墅里,很难下手啊!”王小狗道。
杜弼忬冷哼一声道:“可我知道,他们每个星期四的晚上九点二十分会一起离开老坝子的别墅,直到凌晨三点才回去!”
杜弼忬眼里杀气凛然!
穆先生沉默不语,杜弼忬把所有情况和计划说明了一番,穆先生没有吭声表态,所以他只能坐在下首忐忑的等着,等穆先生开口。
穆先生侧着头看着窗外,坐着的好似不过他的躯壳,灵魂早已不知飘去了远处何方。
杜弼忬看着穆先生,感觉喉咙有些干渴。
穆先生严肃的时候,杜弼忬是绝不敢说笑的,他身上有个与生俱来的让人敬畏的东西!
“如果我告诉你,我很难过,你信吗?”穆先生问。
“不信!”杜弼忬回答道。
“说说,为什么?”穆先生将目光从远方收了回来,饶有兴趣的问。
“以你在组织的地位,想保他一条命该不是难事”杜弼忬回答。
“那我为什么不保他呢?”穆先生目光又去到了窗外远方,不待杜弼忬回答,继续道:“因为他一直觊觎我这个堂口堂主的位置?因为他贪墨了组织的两千万?还是因为你是我徒弟,想扶你上位?”
杜弼忬不回答,他不知该怎么回答,穆先生也并不需要他回答!
“堂主?一个堂主算什么?!我更不在乎区区一个堂主!其实前年我就答应过他,有机会保举他做堂主的!”穆先生的声音渐渐有些激动了:“贪墨两千万?靠!两千万对于组织,甚至对于一个地方堂口来说也算不上一笔大数目!至于扶你上位,第一,你还太年轻。第二,他做堂主你做副堂主,要是合不来何以去别的堂口,那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
“两千万啊!他为组织做了大半辈子啊!”
穆先生狠狠一拳打在桌子上,他瞬间暴怒了,咆哮着。
“你知道他和我结交多少年了?三十年!整整三十年!!我们从最底层做起,混到今天这一步流过多少血你知道吗!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他救过我的命!区区堂主算什么,区区两千万又算什么?老坝啊,你糊涂啊!你缺钱你和我说啊!不就两千万吗?”穆先生情绪很不稳定。
“那师傅为什么没有给他求情呢?”杜弼忬问道。
在他看来,以现如今穆先生的地位,保一个副堂主何难?
“刚才你也说了,以我在组织的地位,想保他一条命该不是难事。”穆先生侧过头来看着他,眼里布满血丝:“我何尝不是这么想的?以我在组织的地位。老坝子为组织卖了这么多年的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所以我也和你一样想法——保他何难?可当我出言保他的时候,龙头怎么说你知道吗?”穆先生眼里的血丝爆出来,异常骇人:“那个小王八蛋,才刚上台没几年就不把我们这些老人放眼里了!王八蛋!”穆先生说着又是一拳,整张办公桌都跳了起来。
“这样的事该是投票表决的吧?”杜弼忬问。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要有一票否决,整个决议就否决掉了,是吗?”穆先生问。
杜弼忬点了点头,他记得穆先生曾与自己说过,只要会议上有一票否定,即便所有人投支持票也没有用。
穆剑离笑了,笑的肆无忌惮、笑的疯狂——神经质的疯狂!笑得前仰后合!好像自己在说着一个比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还好笑的笑话!
杜弼忬坐着,不敢吭声,然而背上的衣服已湿透。
“是啊,只要有一个人投否决票,那这个决议就无法通过,然而它通过了”穆先生已静了下来。
“是的,正如你心里所想,我没有投否决票!知道为什么吗?”穆先生道。
杜弼忬只有摇头的份儿。
“因为我不敢,我怕!”
杜弼忬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穆先生嘴里说出来的!
在他的印象里,师傅是个能顶住天塌的人物,可是.........他居然说他不敢!竟然会说害怕!
“你知道我事先单独去他办公室向他求情时他怎么说吗?他说国有国法,帮有帮规,谁要是敢包庇组织的败类,那就是和那人一伙的!是整个组织的敌人!”最让我余悸的一句话是什么你可知道?他说,你想以一个堂口的力量对抗整个组织吗?”穆先生已彻底平静下来:“当时我浑身都湿透了!”
“也许是我老了,再没有年轻时候的魄力了!你师傅是不是很没用?很没有义气?”穆先生叹道。
杜弼忬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发现,穆先生问的问题他一个都回答不了。
“我不是怕死,如果拼着我苦心经营多年的一切能换回老坝一条命,我会毫不犹豫去做的,什么堂主,什么长老!我都无所谓,甚至用我的命换他的命............”穆先生声音开始哽咽了:“可是我知道违抗那小王八蛋的后果,自他上台后就一直打压我们这帮老人儿,为人心狠手辣,这几年一直在培植自己的亲信,如今翅膀硬了............即便我投了否决票,老坝子还是会死,只是换了别人的手而已,哪天清晨发现莫名其妙死在自家床上或客厅里!连我也脱不了牵连,我毫不怀疑他会在暗杀名单上加上我的名字!我不是怕死,只怕死的不明不白没有价值!”
“那这件事.................?”
“按计划进行吧!”穆先生淡淡道:“下手利索点,别让他有太多痛苦!”
杜弼忬点了点头。
“还有,告诉他,我不会让他白死的!”穆先生说着,眼中杀气闪现。
“知道了”杜弼忬回答。
“杰妮丫头住你那儿吧,回去替我问她好!”穆先生嬉笑道。
穆先生好像没事人一样,平日里老顽童似的那般模样
杜弼忬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人的情绪真的可以转变的这么快吗?
看着穆先生眼角尚存的泪光,杜弼忬黯然。
推门出去的时候,穆先生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刚才发生的一切,永远不可以有第三个人知道,否则............我们两个都得死!”
杜弼忬打了个寒战,突然觉得好冷,似大病一场后虚弱,他点了下头,离开了穆剑离的办公室。
“有心事?”杰妮依偎在杜弼忬怀里问。
“嗯”杜弼忬心不在焉的胡乱应了一声。
“我刚才说了什么?”杰妮问。
“嗯!”杜弼忬根本不曾听到杰妮的话。
“喂!”杰妮加大了音量分贝。
“嗯!嗯?什么?你在和我说话吗?”杜弼忬问道。
杰妮不说话了,一只手伸进杜弼忬的衣服里,在他的腰上狠狠捏了一把。
“哎呦...........”杜弼忬惊呼。
“说!想哪个姑娘呢,这么入神!”杰妮皱着鼻子一脸可爱俏皮模样。
“小姑奶奶,你借我是个胆,是个豹子胆我都不敢哪!”杜弼忬叫屈道。
“那么说只是你不敢,而不是不想喽?”杰妮不依不饶。
“我是不敢也不想!不不不,只是不想,真的不想,哎呦..........”杜弼忬又一声惨叫:“我的小蛮腰啊!”
“呦呦呦,看你胖的,都快成游泳圈了,还小蛮腰呢!哼!这一下是对你叫我姑奶奶的惩罚”杰妮装出一副母老虎的凶样来。
“说,想什么呢?!老实交代!”杰妮继续逼问。
“如果我说没想什么你肯定不信,如果我说不在想姑娘你也不会信,如果我说在想姑娘那么我即说了假话被屈打成招,而且还会被你蹂躏一番,所以我要说的是..........哎呦,你轻点”杜弼忬大叫。
“少给我卖关子,说!”杰妮道。
“不能说!”杜弼忬说。
“什么!”杰妮道:“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哎呦............打死我也不说,捏死我也不说!”杜弼忬咬紧牙关,任她捏住了一小块肉又拧又提又转就是不说。
捏着腰肉的手松开了,杰妮乖巧的躺在他怀里,叹了一声道:“疼吗?”
杜弼忬很想如爱情片里男主角那样说一声:不疼!可腰际传入大脑中枢的疼觉让他无法欺骗自己。
“疼!”杜弼忬老实回答。
“你真是个没情调、不浪漫、毫无风趣的木头”杰妮抱怨道。
“确实很疼啊,如果我说不疼那我身体肯定有病,连痛觉都失去了!”杜弼忬道。
说着,将手探入杰妮睡衣的领口。
杰妮‘嘤咛’一声,将头埋入杜弼忬臂下。
杜弼忬哪肯罢休,一路往下探到了玉峰之上,轻捏着那颗小樱桃。
杰妮娇喘连连,在杜弼忬怀里扭动,像条被逮住的泥鳅。
正在这渐入佳境、春水滋润之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杰妮拔出杜弼忬留在自己胸前的魔抓,匆忙爬起身来。
“喂......妈........我在........我在朋友家呢,嗯,严重吗?哦,哦,好,我马上回来”杰妮说着挂断了电话。
杜弼忬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又是**焚身的煎熬一宿。这种被架在火上烧烤的滋味委实不好受。
杰妮坐在床边,充满歉意的道:“对不起,我爸的老腿病又犯了,疼的厉害,我得回去!”
“嗯,没关系的,嘿嘿........来日方长呢!”杜弼忬嘿嘿邪笑:“最多下次你努力点、配合点作为弥补!”
杜弼忬本以为又得挨掐,不想杰妮羞红了脸点了点头。经过刚才的T情,看来这小妮子也动了春情。
杜弼忬看着这勾人的小**,胸口更加火烧火燎的难受。
“那我走了”杰妮说着在杜弼忬额头上深深一吻,起身离去。
“路上小心点,有事打我电话!”杜弼忬道。
“嗯啦,知道了!”
看着杰妮离去的身影,杜弼忬不由感叹——伯父啊!你这腿病还真要命,不仅要你自己的命,也要了我的命啊!
杜弼忬看着自己膨胀的下体感叹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