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2 上
章节列表
12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地下停车场内,大狼一按遥控,车子发出两声解锁的翠响,就在他伸手拉车门的瞬间,一个红点在不远处的石柱子处忽红忽暗。
大狼停下了准备拉开车门的手,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点上,暗红色的光亮与不远处的红点遥相呼应。
“你就是大狼?”那个站在石柱下的声音问道。
“你是谁?”大狼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可敢与我一战?”那声音道。
“神经病!我看你酒喝多了吧!滚一边去,不然老子对你不客气!”大狼低喝一声,不再理会那个声音,拉开了车门。
“四个轮子都扎破了,油管剪短了,刹车片也卸了,要是你还能把车开出停车场我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那声音冷笑道。
“王八蛋!”大狼狠狠甩上了车门,朝着那个红色光点走去。
就在这时,红色光点突然消失了,连同那道黑影一道消失了。
大狼停住了脚步,他冷静了下来,脚扎小步,将自己的感官极速的调整到灵敏状态。他明白,这不是个神经病酒鬼,是个高手、是个专门来对付自己的真正高手。
对方没什么要对付自己?他到底是什么人?
大狼脑子里飞快转动着。
自己不过是老坝子的贴身保镖,如果有人要对付自己,那他们的真正目标一定是老坝子!有人在这里埋伏自己,那么阿伟那里一定也遭了埋伏。知道自己和阿伟星期四要出来放松的没几个人,看来对方已下足了功夫啊!大狼不由为老坝子担心起来。
速战速决!大狼念头闪过,同时发现了身旁的异动。
大狼没有侧头,一肘子侧击右侧,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一击居然打空了。
大狼相信自己的判断,对方刚才一定出现在了自己的右侧,想不到能在自己若此迅雷一击下闪躲开来,对方的身手绝不亚于自己!
大狼尚未来得及收招,只觉一道黑色如墨电般的腿影带着寒风呼啸着袭向自己。
大狼并不惊慌,朝后退了一步。
对方落了上手哪里肯罢休,一击不中后招已至,连环腿密不透风的舞动着直奔大狼而来!
大狼闪躲着,一步步后退,对手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步步紧逼。
一直退.......一直退........
背部已贴住了地下车库的墙壁——退无可退!
大狼眼中闪出一丝寒光,只见右手在腰间一抽,手中赫然一条寒光闪闪的九节鞭!!!容不得他多做考虑,带着呼啸风声的一鞭已如一条灵蛇般朝扑来的黑影抽去.........
小狗翻过了小区的围墙,绕过了形同虚设的几个小区保安,来到三十六幢,进入电梯按下B1楼层,下到地下车场,白色灯光照亮了空旷的停车场。
——妈的,这么亮,叫老子怎么隐蔽起来设埋伏阿!
大狗暗暗叫苦。
车库里稀零呱啦停车十多辆车,又不知道哪辆是那阿伟的,随便找一辆躲在车底下?妈的要是不巧正好是阿伟的,老子还没从车底下钻出来就被他轧死了,那也死得太那个什么轻于鸿毛了!
正当小狗不知如何是好间,电梯‘叮’得一响,电梯门打开,走出一人来。
不用猜各位看官也知道来人真是阿伟。
阿伟下得电梯正要往自己的停车之所行去,不经意间一抬头,猛不丁看到一个大汉正朝着自己怒目而视,七魂吓去了三魄,汗毛一阵收缩。
这并不是阿伟害怕,纯粹是人的自然反应,待定下心神不由大怒。
“喂,你瞪我做啥!”阿伟道。
小狗也不回答,依然那么瞪着他。
阿伟是真怒了,直奔过去一把抓住小狗的胸前衣襟怒喝:“妈逼的,你瞪什么瞪?!”
小狗不回答,也不还手,任其扯住自己的衣服,对着阿伟露出他略微泛黄的牙齿笑了笑。
阿伟仔细的看着这结实魁梧的汉子,许久........终于松开了手。
——原来是个有神经病的哑巴!
和一个有神经病的哑巴还计较什么呢?他松开了他,不再理会他,转过身朝自己的汽车走去。
“喂,等等!”后面有个声音道。
阿伟转过头,看了看小狗:“原来你不是哑巴!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说着转过头继续朝前走,没走上两步,身后声音又再次响起:“小子,过来!”
阿伟皱了下眉头,终于还是转过了身去看着对自己勾指头的大汉道:“我原先只是怀疑,现在我可以确定了!”
“确定什么?”小狗问。
“确定你是个疯子!”阿伟道:“我不想和一个疯子一般计较,所以你最好别再惹我!”
“我要是非要惹你呢?”小狗问。
阿伟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他实在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疯到如此不可救药的疯子。
阿伟不再多说什么,一步步朝小狗的方向走去..........
阿伟在距离小狗三步远的地方站住,看着小狗皱眉道:“我看你也不像是个疯子”
“我本来就不是个疯子!”小狗答道。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地下停车场内诡异的安静。
就在这时阿伟突然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阿伟!”小狗简单道。
阿伟的脸色变了,变得异常的苍白和难看。
“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阿伟说道。
“你再走近些!”小狗道。
阿伟又走近了一步,这时他才发现,对方脸上带着个肉色的面具,异常的逼真,只有下巴和双耳处的隙缝能断定这是个面具。
“你见不得人吗?”阿伟问道。
小狗也不说话,伸手在脸上一抹,一张硅胶制成的面具取下,露出本来面目。
阿伟吃惊的看着小狗:“你是那个小兔崽子新招进场子的员工!”
“不错,看来你还有点记性!”小狗道。
“是那个混蛋让你来对付我的?”阿伟道。
“你就这么称呼你的主管?”小狗问道。
“我呸!叫他混蛋已经算客气了,要不是穆老先生,他连个屁都不是”阿伟愤愤道。
小狗无奈地笑了笑。
“你觉得自己是我的对手吗?”阿伟问道。
这下小狗乐了,他放声大笑,整个停车场都仿佛震动了。
阿伟就站在他对面,看着他笑。
许久,小狗终于停下了他的笑。
“真的这么好笑吗?”阿伟问道。
“你难道不觉得好笑吗?这可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小狗笑道。
“一会儿你就会知道,这不仅不是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还是这世上最悲惨的悲剧!”阿伟冷冷道。
小狗收起了他的笑,收起了他惯有的大大咧咧,整个人都变了,变成了一把出鞘的利剑——随时可以刺入对方心脏的利剑!
就在这一刻,阿伟率先出招了——先下手为强!
说时迟那时快,斗大的拳头离小狗已不到两寸距离!
王小狗自幼习武,师从少林,经验上虽远不及少年恶斗、成年后致残他人无数的阿伟,基本功却远非练过几天假把式靠一场场蛮斗积累起来的阿伟能比的。
王小狗直挺挺朝后一倒避开了这近在咫尺的迅猛一拳。
阿伟显然没料到王小狗会有此一招,一拳打空脚下收不住一个趔趄,王小狗在背部即将着地时反手撑地,眼睛至始至终未曾离开过阿伟,见对方脚下不稳目中精光大盛,撑地的手一用力,左脚点地,腰间一挺腾空飞起,右脚如一把飞刀直奔阿伟而去。
阿伟一拳打空脚下已乱,身体失去重心往前铳了两小步,见对方这似含千钧力道的飞脚朝自己而来,心中叫苦不迭。
眼见脚尖与阿伟前冲的下巴越来越近,小狗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热量,他知道自己这一脚的力道,下巴肯定是保不住了,整个下巴骨都要粉碎!
阿伟身上的刀疤比一般人洗澡时身上搓下来的‘面川条’还多,西瓜刀砍的、七孔刀砍的,在他左手臂上还有个暗红色的圆形伤疤,那是十九岁那年与当时南京西城一带赫赫有名的‘西狼帮’火拼时被一个光头佬用带倒刺的三菱刀扎的,手臂对穿对,可是对方也没讨到什么便宜,一个只剩半截的、带着无数锋利玻璃尖刺的啤酒瓶戳进对方双眼、鼻子那一圈,手中一拧一转再***,两个眼球如两个干瘪晒干的鱼泡刺在玻璃刺上,对方在地上翻滚、杀猪般嚎叫,阿伟冷冷的看着,受伤的手不停的淌血,他看着从哀嚎渐渐转变成呻吟的对手笑了,另一种手里的啤酒瓶还在滴着血,两颗眼珠只剩下暗黑色的一层薄皮........
阿伟记得她帮他数过身上的伤疤,数了三次没数清,第一次数是三百二十二处,第二次数为两百就是一处,最后一次数到了三百零九处,阿伟指着自己肚子上的一条针脚线说:这是我小时候生盲肠炎开的刀,你不会算在里面吧!还有........他脱下裤子露出那根家伙,指着**边缘说:这一圈是割的包皮..........
如果非要找个词来形容阿伟,那就是身经百战!绝对的身经百战!
阿伟小时候和村上一个会些拳脚的鞋匠学过几天把式,什么白鹤亮翅、蝎子摆尾之类的,看着好看,后来和同村二黑胖打架的时候才发现毫无用处,他一个白鹤亮翅的姿势刚摆好,对方的拳头已打碎了自己的眉骨自此之后,阿伟从来就认为所谓的武功全他妈是狗屁,什么少林长拳武当太极,全没有一块八五砖来得实惠!
阿伟的好身手全是从实战中摸索出来的,他一直自喻自己是拳坛上的马约加——你们不是步伐轻灵吗?你们不是正规吗?你们不是说我打的是野拳吗?我一拳打死你!
武功?那都是骗人的把戏。那些动作巨星飞檐走壁、出手便催动真气、两手一推像丢出去三五十个手榴弹,要真这么厉害还做什么演员啊!在马路上搬个椅子泡壶茶,天天坐等运钞车了!
阿伟向来认为武功就是皮鞋匠的‘白鹤亮翅’,毫无用处!
今天遇到这样一个对手他才终于明白武功不光是修皮鞋匠人的‘白鹤亮翅’。
阿伟瞳孔收缩,他自然可得出那一脚的厉害,下巴骨折那还算轻的!
王小狗看着即将踢中对方下巴的流氓脚,眼中已掩不住欣喜!可惜他没看到阿伟身上的那几百个伤处,每一个伤疤都是阿伟的师傅!全天下最好的师傅!
孙洛原本处于绝对强势,全力的进攻使对手退无可退,却也将自己的退路断去了——这世间的事本就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
孙洛的连环击已将大狼迫到了墙角,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再考虑自己的防守——进攻便是最好的防守!
猝不及防的孙洛腿踢出一半便被钨钢九节鞭抽中胸前,身形腾空飞了出去。
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强势,更没有绝对的弱势!强弱瞬间转换,孙洛身在空中失去重心,大狼显然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稍纵即逝的良机。人影一闪紧跟着向前直扑向半空中的人影。
飞身又是一鞭子,孙洛眼睁睁的看着那条鞭子如灵蛇般扭曲着接近、再接近........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硬挨这一鞭!
这一鞭的位置和前一鞭的基本同一个地方,孙洛倒吸了三口冷气,重重摔在水泥地上,感觉胸口要爆裂开来一般。
鞭?居然还有人使用这种古老的武器,高手,绝对是高手!九节鞭,那绝对是难学更难精的冷门兵器,即便在古代,能使好这九节鞭的高手就不多,想不到在这个年代还有这样一个九节鞭高手!
孙洛双手一撑地弹身而起,就见大狼一鞭又至,孙洛身形一矮避过横扫一鞭,脚下一招‘秋风扫落叶’向大狼脚裸处扫去。
大狼可不是只省电的节能灯,更不是只省油的煤油灯!向上一纵双脚离地躲过扫来的迅猛一腿,离地的脚发力向下踩,誓要踩断了孙洛尚未收回的扫荡腿!
杜弼忬翻过围墙进入老坝子别墅院子里的时候,小狗和阿伟的交锋已经结束。小狗躺在地上试图用手撑坐起身来,努力了三次均告失败。并没有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就是无力,连握拳都做不到!这是骨头断裂的征兆。小狗心里算了算,起码断了两根肋骨,鼻梁骨和左手小臂也骨折了。不远处躺着的阿伟没有了半点动静。除了一上一下的肚皮证明他尚未停止呼吸,其余便已于死人无异了。
就在同一时间,孙洛与大狼的战斗业已接近尾声,孙洛的手臂胸前一条条可怖的筋肉外翻着,还在不停的淌血,让人见了不寒而栗。大狼右眼已基本报废,血肉模糊,血从眼里流淌出来,暗红色的液体夹杂着细碎肉屑流淌下来,在下巴上形成血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一落地便被一层灰尘包裹住,在外面形成灰色的一圈,看着像灰色的水银。
杜弼忬在院墙内小心摸索着,翻上二楼一间间查看,终于找到了老坝子的房间!也就是这个时候,小狗第八次使劲试图撑起身来的行动失败了。他无奈的躺在地上喘息着,筋疲力尽。看着毫无动静的阿伟,这家伙比自己伤得可重多了。颈椎和脑部都受到了自己的重击,身上大大小小零零碎碎的骨头断了没有二十也有十五根!现在大概还处于重度昏迷吧!
就在这时,一道晃动的被拉长的淡淡虚影晃动着靠近过来,由远及近、由淡变浓、由虚渐实,‘呱嗒’‘呱嗒’的皮鞋落地声在地下车库的回音作用下异常诡异。
身影行至阿伟身旁,王小狗使出全身的气力,吃力的勉强抬起头,那是个黑色的身影,背对着自己,黑色的风衣,并不算高大的个子。然而王小狗却不由打了个激灵,那是潜意识里所感觉到的危险。就在这是,黑影慢慢蹲下,右手寒光一闪,轻轻划过阿伟的咽喉,快捷的速度,部位的精确拿捏,阿伟走得很安详!
身影慢慢站起,猛的回过身来,正面小狗。
王小狗瞳孔收缩。
这是张多么恐怖的脸啊!右脸椭圆形深红色的胎记占据从额头一直蔓延到下巴,几乎占满了右脸的绝大多数空间,左耳只省下耳根,两个鼻孔是被拆分开的,中间虽已长了肉,如两座山峰连在一起,明显被从中切开后长上的!
一步、一步.........走的是如此的从容,像一名绅士贵族在舞会上从容的走向自己的女伴,不紧不慢,徐徐走来,似娇羞的少女暗夜里偷跑出来会自己的情郎,欲迎还羞。然而手里拿的却不是玫瑰丝巾,而是一把滴着血泛着青光的匕首,王小狗只觉得胃里一阵收缩,一步一步,那是死亡的舞步,这绝对是超出肉体感官的痛苦,这显然是个真正的杀人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这世界上又有几人的职业是自己的爱好,又有几人的爱好能成为职业?爱好踢球却靠卖水果糊口,学电子商务专业却在做报关,想做牛郎鸭子却在饭店里给人端茶倒水做侍应生,人生无奈,专业、爱好能成为职业,那定然是绝对的幸运儿,眼看此人显然是这极少数幸运儿之一,喜欢杀人而成为杀手,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这自然成了王小狗的不幸。
他慢慢的走,慢慢的走,一步一步,每一步都似尖刀扎进王小狗的心里,这是精神的折磨——再坚强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要崩溃的,任何人!
他在享受,享受这杀人的过程,杀人其实并不美妙,如果时间、出手等任何一处有偏差,血液就会喷溅到身上、甚至脸上,其实杀人并不美妙,那只是无奈的、自己职业所必须的一个结果,看着被自己杀死的人爆着一双死鱼眼死不瞑目瞪着自己,那感觉至少算不上美妙。只有杀人的过程,才是真真正正的享受!他时常换位思量,若自己是那躺在地上待宰的羔羊,死神之手慢慢张开,那种难以言说的恐惧,无法控制,身不由己的战栗感觉使他莫名的冲动,似一个未经人事的处男慢慢走向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脱得精光的**,真切的感到全身血脉倒流直冲脑门!
王小狗胃里天翻地覆,一侧头狂吐不止,半流质呕吐物侵如他的后脑头发里,他静静的躺平,头朝上,闭起眼,静静等待..........
杜弼忬悄无声息进入书房时,王小狗已魂飞天国。
孙洛死得毫无痛苦,正当他一手抓住大狼的九节鞭将钢笔插入大狼喉间结果了大狼的刹那,一声闷想,一粒子弹从撞了消声器的手枪里射出,瞬间进入他的左侧太阳穴,又从右侧太阳穴穿出,他甚至尚未意识到死亡的来临、疼觉尚未觉醒便已死亡。小狗若在天有灵,定然羡慕他如此安乐的死去。小狗死得异常痛苦,他的牙齿被一颗颗打脱落,几十颗牙齿被血水带至喉间,一颗颗互不相让堵在气管里,他这辈子都没想到过自己会被自己的牙齿堵住气管窒息而死。
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映在窗子上,杜弼忬猫着腰蹲在窗户底下,房间里异常安静,屏气凝神听了好一会儿都没动静,看了看手上的夜光表,王小狗和孙洛拖延了很长时间,不能再等了!
杜弼忬当下作了决定,不再犹豫,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拿着一张报废的IC卡,正准备用磁卡拨开窗户栓,不想握着磁卡的手轻轻一拨,铝合金窗隙开一条小缝儿,杜弼忬大喜——天助阿拉,窗户没关!
放缓速度,一点点移开窗户,里面是一层暗黄色的窗帘,杜弼忬艺高人胆大,也不先拨开窗帘一角探查一番屋内情况,撩开窗帘一个虎跃,单手一撑便进得屋去。
室内灯火辉煌摇曳,杜弼忬直以为屋内是一盏昏暗的小灯,不想却是暗黄色的窗帘遮去了大半后遗漏出来的。他一进入室内眼前突兀的锃亮,竟一时难以适应。
妈的,这老坝子不会看着这么亮的灯边看毛片边拿着手纸在**吧!杜弼忬不知为何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
他一时无法睁开眼睛,出于本能的往地上一趟一滚,正当要直起身时,撑在地上的手碰到了一件木质的东西,此刻眼睛已适应了室内的光亮,他徐徐将合成一线的双眼分开,定睛看去,竟是滚到了一只红木凳子旁,一手触到的竟是这只凳子的凳脚儿。
杜弼忬笑了。
就在两只凳脚的当中还有两只脚,当然不可能是凳子脚,而是一双真真切切、完完全全人类的脚,以这双脚的大小来看,这是一双男人的脚,更重要的是,这是老坝子的家!
难道这还不该笑?难道这还不好笑?
所以杜弼忬笑了,笑得比哭还要难看十倍百倍。
他的目光顺着这双脚一路往上,终于见到了那张基本上每天都要见到熟悉而无比厌恶的脸。
他此刻双脚双手都扒拉在地上,昂着头,一副奴才给主子请安的架势。
四目相对,一个昂着头卑躬屈膝,一个俯视着高高在上。
笑了,这个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老坝子居然笑了。
老坝子笑得并不比杜弼忬好看多少,也许是终年不笑的原因、也可能天生笑神经短缺,见到老坝子的所谓笑,杜弼忬总算对皮笑肉不笑有了深切的体会。仿佛是嘴角抽筋中风了一般抽动了几下,杜弼忬可以用自己的小鸡鸡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可怕的笑。
“杜主管,你虽是深夜造访多有打扰,却也没必要给我行这么大的礼啊,折煞我了!”老坝子依然还是平日里的语气,听不出丝毫变化。
杜弼忬不曾想到会遭遇如此尴尬而危险的处境,只要老坝子出声一呼,别说那群保安保镖和护院了——虽然阿伟和大狼两个高手不在,可一群手持电棍砍刀穿着保安衣服的酒囊饭袋冲上来也不是自己所能招架的,更何况还有两只双眼冒着绿光的大狼狗!
杜弼忬更没想到,老坝子居然还有心思和他开玩笑。
“杜主管还是平身吧!”老坝子说着,嘴角又似抽风般抽动了几下。
杜弼忬缓缓站起,背上的衣襟已被汗水打湿。
“如果我说我知道你会来,我就是在这里等你,你信吗?”老坝子问。
杜弼忬站着不说话,低斜着眼瞧着依然坐在凳子上的老坝子。
“虽然很隐秘,然而只要几个星期稍一调查就可以查到大狼和阿伟每个星期的行踪举动,我知道他熬不住要动手了,因为他已没有了退路,他不出手也得出手!”老坝子道。
杜弼忬看着他,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见这个按钮了吗?”老坝子指着嵌在凳子脚上的一个圆形橡胶红色按钮道。
杜弼忬无奈的点了点头,他自然能猜到那个按钮的作用。
“只要我轻轻一按,在十五秒之内我的手下就能进到这个房间,他们虽然身手无法与阿伟大狼相比,可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啊,何况这四手里还握着家伙!你有信心在十五秒内杀掉我吗?”老坝子问。
杜弼忬摇了摇头,他早听说过老坝子的一些过往,他也是枪林弹雨里过来的,十五秒?开什么玩笑!
“还有”老坝子继续道“在你越窗而入到你睁开眼睛这段时间,如果我真要杀你,你已死了不下十次!”说着突然从身后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指着杜弼忬。
杜弼忬背上的汗水已浸湿了外衣,额头上冷汗如豆。正待咬牙说几句死撑面子的不服软不怕死的英雄式场面话,比如“那你为什么不开枪”或者“有种你开枪”“现在开枪也还来得及”之类的,老坝子已收起了枪开口说道:“年轻人,你以为我在场子里处处与你过不去是怕你抢了我的位置想要压制你吗?你呀你,我是在一次一次的救你啊!你怎么丝毫不明白呢?”
杜弼忬依旧不语。
就在这时,老坝子猛的站起来,四目之间不到三寸距离。就见他紧握双拳,额角青筋暴起,在灯光照射下清晰的看到一根根无规律的跳动着。
老坝子突然爆发了,他朝着杜弼忬嘶吼道:“你个小王八羔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你真名叫杜七吗?告诉你,你的那些鸟事老子都知道杜弼忬先生!”
杜弼忬听到对方叫出自己的真名不由一惊,又不仅朝关闭的门口和打开的窗户看了看。
“放心吧,他们现在都在地下室休息呢!这门是隔音的,窗户里传出去的声音穿不到地下室!”老坝子道。
杜弼忬暗暗送了口气。
“你考虑过吗他为什么要帮你救你?你不过是个还在学校里读书的娃娃,像你这样的连小混混都算不上的不入流的小角色,去酒吧、夜总会甚至游戏厅等娱乐场所一抓一大把,他为什么要帮你?他像是个大善人吗?还是他看《功夫》看傻了,觉得你是周星驰演的那个小瘪三一样的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老坝子问道。
杜弼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老坝子问的这些他也时常问自己,可从未得到过答案。
“他不过在找一个替死鬼罢了”老坝子继续说道:“你愿意给那老家伙当替死鬼吗?”
“住口!不准你诋毁我师傅!要杀便杀,想挑拨离间让我反我师傅,告诉你,省了这份心思吧!”杜弼忬吼道。
“哈哈哈哈!你太高估你自己也太小看你师傅了”老坝子声音低沉了下来,变得很冷:“你以为他对你真的毫无防备?你以为他真的完全信任你这个徒弟?哈哈哈哈,你这娃娃实在好笑!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远没有你自认为那般高!徒弟?他教过你什么?他赌术高超,他教过你吗?他武艺高绝,他教过你吗?他教你的唯一的东西就是仇视我,让我成为你的对手、敌人、上位的拦路虎!其实你只是个可怜的娃娃,什么都不懂!你只是个替死鬼!一条狗!”
“操你妈!住口!”杜弼忬大叫一声,双眼内毛细血管爆裂,血丝密布,老坝子就在他的对面站着,伸手可及,然而他没有动,即便是‘娃娃’也不会做这螳臂当车、鸡蛋碰金刚钻自取灭亡的蠢事——手里握着的匕首能快得过枪、快得过子弹吗?虽然对方举枪到射击的速度不一定能快得过西部牛仔,然而自己却更不是拔剑快似闪电剑气伤人无形的西门吹雪,所以杜弼忬还只能做个君子——动口而不动手!所以他还只能继续听老坝子说话。
“知道我是谁吗?”老坝子问道。
“我管你是老鼠!”杜弼忬心里发虚,嘴上却一点不肯服软吃亏。
“你难道一点没怀疑过吗?他为什么要动我?”老坝子问。
“你吃掉了组织的一大笔钱,是组织是龙头要灭你!”杜弼忬冷冷的说。
“贪了组织的钱?哈哈哈哈........ 组织?龙头?哈哈哈哈.........”老坝子笑得鼻涕都快流出来了:“谁告诉你我贪了组织的钱?你那个可敬的师傅?”
“哼!你贪组织钱的证据都在我师傅手里,是我亲手从你雇佣的会计手里弄过来的,没想到吧!”杜弼忬恶狠狠道。
“会计?哈哈哈哈..........要是我说我从来没贪过组织一分钱,更没请过什么狗屁会计,你信吗?”不等杜弼忬回答他已接着道:“你自然不会相信的,在你看来这是个证据确凿不用质疑的事儿,对吧?”
杜弼忬不说话,有些时候不回答就是默认。
“你见过龙头吗?见过吗?!”老坝子喉咙已有些沙哑。
杜弼忬不说话,有些时候不回答是根本无法回答。
“你连组织叫什么都不知道吧!老家伙一定告诉你没当上堂主是不配知道组织的名讳的,这是组织的规矩,是吗?”老坝子继续追问。
杜弼忬发现,今天自己仿佛吃了哑药,说不出话来。
“不错,组织确实有这条规矩,可区区一个规矩条令又算得什么?我可以告诉你,组织的名讳叫做‘屠帮’”老坝子道。
屠帮?杜弼忬听说过洪兴帮、东星帮、黑手党、三联帮、日本山口组、大圈帮、青帮、洪帮、青龙帮,可屠帮还是第一次听说。好像江湖上没什么名气啊!
老坝子显然看出了杜弼忬的心思,冷哼一声道:“怎么,没听说过是吧?!觉得没什么名气?哼,告诉你,别以为非要满城风雨谁都知道的才是真正的黑道!香港洪兴知道吧?自从被拍成了电影《古惑仔》后现在的洪兴已彻底变白了,不是他们愿意变白,洗黑钱、白粉生意、酒吧娱乐场所、甚至代客停车,一年下来起码也得上亿收入,现在呢?经营几家中档的餐馆、做做贸易,一年加起来挣不到三百万,一个亿和三百万的区别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何况那些大佬?可他们有什么办法,一举一动都被警察盯在眼里,普通人还能叫鸡,他们连叫鸡都不敢,为什么?还不是《古惑仔》这个电影害的?洪兴的一个双花红棍曾在酒后说要亲手将《古惑仔》编剧和导演砍成十八块丢进公海喂鲨鱼,第二天便被带到局子里喝了半天老人茶!还有赫赫有名的黑手党,他们的命运更凄凉,警察每天拿个望远镜蹲他们那些教父级人物的外墙外!现在世界上真正有势力的黑道组织都是些隐秘的,大多不为人所知的..........”
“你少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杜弼忬打断了老坝子的说话。
“那好,我就与你说些有用的,告诉你,我就是龙头的人!”老坝子眼睛里也泛起了血丝。
杜弼忬一惊,嘴上却道:“少来这一套,我也是为组织办事的,我也是组织的人,我不也是龙头的人?!”
“你?!你知道龙头长什么模样?是男是女?多大年级?你不过是死老鬼的工具,用完就随手扔了,更本没想培养你!不然怎么连组织的名字都不告诉你?规矩?条令?笑话!这些难道能约束他一个长老吗?再说了,他干的对不起组织的事还算少吗?”
“你放屁!”杜弼忬喝道。
“其实你已经开始知道答案了,为什么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断了?”老坝子道:“他几年前就想除掉我了,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后来找到了你,其实一开始他就把你当成了替死鬼、杀我的工具罢了!他怎么告诉你的?我贪了组织的钱,龙头让他对付我的?还让你去一个会计那里得到了我的所谓‘吃掉组织公款的证据’?是这样吗?”老坝子问。
除了点头,杜弼忬还能做什么、说什么呢?
“告诉你,你的师傅穆剑离早有反心!这些年贪了组织多少钱恐怕连他自己都算不清楚了,这还不算,近些日子他不断招兵买马,想要造反!他早知道我是龙头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可他一直隐忍着,直到我得到了他贪了组织公款的直接证据他才终于熬不住了!一直派人监视着我,怕我将这些证据传递出去!”老坝子道。
“要是如你说的,既然他早有反意,而且龙头居然一直在监视他、把你安插在他身边明显已怀疑他,而且他也知道你是组织派来的、龙头派来的,也知道了龙头对他的态度。他反正是要反的,龙头也早怀疑他要动他了,那么这些所谓的证据即便是真的又有什么用?”杜弼忬道。
“小孩子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啊!任何事情都要有个由头的!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卢沟桥事变,希特勒、日本天王自然要找些由头的,否则名不正言不顺,**裸的侵略是要引起公愤的,朱元璋、董卓、曹操不都打着勤王的旗号吗?连大汉贼吴三桂造反都拉着‘反清复明’的旗帜!这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即便天下人都明白里面的猫腻,然而意义却是不同的!若你师傅公然造反,那整个组织,甚至他的亲信都不会站在他一边的,但要是组织拿不出证据却要办他,那就是‘鸟尽弓藏’残害功臣的举动,这名头上已先失了个‘理’字,失了道义,坏了道上的规矩。到时候他摇旗一喊,民心所向,而龙头、组织却已失了人心。很多原先不明真相保持中立的组织成员见组织残害长老,便会寒心,一下就倒向了穆老鬼!”老坝子道。
杜弼忬不说话,两人相对沉默着,屋里安静得可怕。
许久,杜弼忬开口道:“你........你真的有证据?”
老坝子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你随时都可以杀我的!”杜弼忬问道。
“因为,我要你帮我把证据带出去,带给组织、带给龙头!”老坝子继续道:“我的人全部被盯死了,只有你还有一丝希望!”
“首先,你能相信我吗?不怕我得到了‘证据’交给师傅?还有,我连组织的总部在哪、龙头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怎么传出去?还有,若真如你所说,我......我不过是一个替死鬼,那么我又如何能活着离开这个城市?”
当杜弼忬说到替死鬼三个字的时候,心里不由一惊,后背发寒,喉咙里像霍了水泥和石灰的混合物,干涩异常。
“所以我才说你只有‘一丝希望’,至于相不相信你.........我自然不信你!但我现在也唯有赌一把了!”老坝子道。
杜弼忬又沉默了半饷道:“我要先看看你所谓的证据”
老坝子正要开口,这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杜弼忬警惕的别过头朝房门的方向望去。
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雍容华贵,丰满的身材即便是人妖也得受到诱惑!
少妇见到这一刀一枪对峙着的男人惊呆住了。
“小芝,亲爱的,别怕!也不要叫,听我说这是我的朋友,我们在闹着玩儿呢!”说着竟将手枪插到了裤腰间,还用眼神示意杜弼忬将刀收起来。
杜弼忬做梦都从未想过这老坝子居然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