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5 上
章节列表
15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杜弼忬原先计划将车子开到荒郊野外点火焚烧毁去一切痕迹的,又一想,再荒郊周围方圆十里总有人家的,那么大个烟,说不好还得爆炸,除非那些个乡民全隔屁着凉了,否则即便是聋子、瞎子,甚至又聋又瞎的都能凭第七感感应到啊!那么大的动静,再没鸟用的条子都不可能不发现的!这里不是香港,更不是香港的黑帮电影,说炸个车就炸个车,油缸上戳个窟窿,背转身戴上墨镜香烟P股朝后一弹就行的,就那么点距离,若电影里都是真的,那周润发、刘德华烟头儿刚弹出去,还没戴上墨镜甩起黑色风衣就早已体无完肤了。
杜弼忬舍弃了一号‘焚车’计划,将车子停在一家大型商场的地下出库的最里面的角落里,在这种地方停上一年半载也很难被找到的。
乘电梯从地下一层上了四楼服装部,杜弼忬无心购物,绕了个圈儿从楼梯上走了下去.........
漫无目的的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Z城不过是个小城市,最高建筑便是刚才那座拥有地下车库的八层楼的大商场,它被周边的矮小建筑包裹其中,绝对的鹤立鸡群。市区范围也很小,不过几个街区,南京任何一个区都比此市大上好几倍、繁华好几翻。除却那座格格不入的商场大楼,整个市区类似电影里八十年代末的县城——嘈杂、拥挤、破落、喧嚣,处处沾染着一层土灰,连空气里都是灰尘泥土粒儿的味道,呼吸间一股脑涌进鼻孔里,游走于脏腑之间。
令杜弼忬惊讶的是,街上一辆辆的轿车七彩八色,难得有夏利、奇瑞QQ等廉价的车子,大多是丰田凯美瑞、北京现代等中档车,偶尔还能见到七系列的黑色宝马,奔驰SUV、以及比较休闲的大众甲壳虫,这么一座城市竟有那么多好车?难道z城的民众都喜欢装b?爱好扮猪吃老虎?酷爱装穷?不至于啊!杜弼忬惊想到头皮发麻都没能想通透。
“茶叶蛋类........”
“白面馒头........又好又白的白面馒头四毛钱一个............”
“修皮鞋雨伞,修皮鞋雨伞类.........”
“到17K小说网写小说类,最火网络小说网站17K类.............”
“十块钱三样、三样十块钱,随便挑随便选,三样十块钱十块钱三样...........”
“...................................................”
就在离市中心不远的城西,各色小摊贩在马路边上摆着摊儿扯着嗓子叫卖,若在南京或其它周边城市,张牙舞爪的‘都市淫兽’城管们早掀摊砸人了,哪里容得下这些个“刁民”?
杜弼忬狐疑而略微好奇的看着这一切,车水马龙、你推我搡、比肩接踵,混乱中却也带着热闹繁华。像**十年代南方小城镇的集市,总能带给人些许亲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算短了许多——包括靠第三只手过活的朋友!
在距离杜弼忬不远处的一个“十元钱买三样”的摊头前,一个头发花白、佝偻着腰背的老妇人翻翻手套、挑挑菜铲,丝毫没有发现有一只手正探向她的青布衣服的口袋,其中两根手指已如合拢在一起的剪刀般往外抽,更似一把镊子夹住了什么东西往外提。
杜弼忬本不愿多管闲事,自己从不曾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更不是行侠仗义的大侠,这世间不平之事如此之多哪里管得过来?再者存在的便是合理的,世间何来那么多善恶?黑与白又哪里是分得清的?什么是黑?什么又是白?
杜弼忬本想与大多数经过的人一样假装没看见,然而那老人的背影,看着却那么的像自己的奶奶........
杜弼忬径直朝摊位处快步走去.................
从身后看,小贼一米七四左右的身高,偏瘦,传着一身仿造劣质的迷彩服,脑后的头发明显的塌陷下去,一看就知道晚上睡觉压成这般的。
小贼偷得认真,完全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旁若无人、心无旁骛,以一个武侠迷或武林高手的角度看这绝对是一个有潜质的小子,因为他足够认真!而以一个老贼的角度看,这绝对是个笨到不能再笨的笨贼,这门自古传承下来的老行当讲究的便是心灵手巧、机智明锐,在做到心手合一的同时更要求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全身每个毛孔都要去感受周边的气息动向,真正的盗中圣手绝对是个机敏过人之辈,这个行当确确不高尚,然而这并不代表此间都是无用的呆儿、痴子。恰恰相反,干这一行当的大多都是机灵的角色。杜弼忬倒并不怎的鄙夷干这行当的人儿——行行出状元,偷中不还出了个王者楚留香来着——这些个人们眼里的“贼骨头”大多都是自幼被遗弃的或被拐骗去的小孩,经过‘油锅夹铜钱’等非人的训练便成了盗窃团伙最底层也是最前沿的一批人,这群小孩一天不过几个馒头果腹,几十个人挤在肮脏黑暗的一间小屋里,偷来的东西全被要交工,完成了指标不过多一个馒头,然而玩不成指标却是一顿毒打,几天没东西吃。万一失手被逮住了即便年龄尚未成年不至于坐牢,然而被失主及围观的愤怒群众打个半死是绝对少不了的,小贼虽可恶却亦有可怜之处。
杜弼忬已行至小贼身后,然而这可恨又可笑的小贼竟自顾认真的偷盗,全身心投入,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身后咫尺内竟有一人。
杜弼忬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回过身,一张稚气的脸呈现在杜弼忬眼前,蓬乱的头发因缺少营养成干燥的枯黄色,油腻腻的脸被一层灰色遮盖,显得没有活气。额头上零星长了几颗特大的青春痘,每一颗都呈半透明的肉红色,像一个个小坟堆儿扎根在其额头上。双目大而无神,白多黑少,眼球往外突眼珠往上翻,像极了死去多时的鱼儿,半夜三更睡迷迷糊糊时候若突然见到这么一双眼睛,那不吓得一魂出窍四魄离体才怪。在满是黑头的塌鼻梁下的嘴唇上方却是异常浓密的八字胡须,杜弼忬估计他最多不过十七岁的样子,却长着与年龄及其不相符的胡须。这个少年给杜弼忬的第一印象是:脏、戆以及丑,对,就是丑,他的邋遢和痴傻模样更加剧了他的丑陋,就似胭脂粉底以及漂亮衣服能使**更美一般,脏和戆更加深了他的丑。
杜弼忬迎着对方的目光猜测,此子小时候也许患过类似小儿麻痹、脑膜炎等的疾病。
依杜弼忬的猜测,只要是个正常人——正常贼——被人发现并在后背拍了拍以作警告,若如此这般竟还无动于衷,那绝对是个非常人,而眼前这个丑陋少年却绝对是个非常人的表现,他翻白而空洞的眼呆呆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杜弼忬,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心绪未起一丝涟漪,平静得让人害怕,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许久,转过身将抽出的手继续往老人的口袋伸去.........
杜弼忬现在断定这的的确确是个非常人,然非常人亦分两种,一种是遇事不乱、处事不惊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大豪杰、大英雄、大无畏者。而另一种则是傻子、呆子、痴子戆头,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然也就不知道恐惧害怕了。杜弼忬是个正常人,所以按正常人的判断这少年应该是非正常人中的后者——非痴既傻!
杜弼忬这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笨却又如此贼胆包天的盗门人物,一时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愣了愣,见少年的手又已没入老妇人袋中,杜弼忬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复抬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然而令杜弼忬不曾想到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貌似痴呆的少年再次回转过头来,死鱼般的眼珠翻得更厉害了,几乎见不到眼黑,然而皱起的眉毛里却蕴含着无限杀意。
杜弼忬本能的觉察到了锐利的杀气,少年嘴里发出一声含糊的愤喝,左手已离开了老人的袋子,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近两寸长的匕首,匕首上还有着一根根倒刺,明显是美军军用匕首的仿冒品。
杜弼忬不曾想到这个看似呆滞的少年这么凶,完全一副呆B马加爵的做派,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胆大妄为的贼人,正所谓做贼心虚,一般小毛贼见有人注意自己便暂时收手了,今天这位可好,不仅不寒贼胆不住贼手,相反居然还动起刀子来了!光天化日下真是完全的黑白颠倒了,即是在正邪中摇晃向来认为正义是堆狗屎的杜弼忬也动了真火,怒极反笑,看着朝自己腹部刺来的匕首,一抬脚,左脚尖准确无偏差地踢在其握刀右手的手腕关节上,刀子应声飞出老远,当啷一声掉落在N米(注:因杜弼忬身上没带游标卡尺,所以无法判断准确距离)开外的地上。
小贼龇牙咧嘴,握着手腕儿趴在地上,嘴里‘呜呜’作响,从侧面看像个嘴里念念有词的朝圣者,而站在他身前俯视着小贼,与小贼抬起头相遇的目光却令得杜弼忬心砰的一紧。
那是一双全无眼球的白眼,诡异恐怖令人战栗,那不是一个人,他绝对不是一个人(事先声明,这可不是抄袭黄健翔,顶多也是模仿借鉴而已),那诡异的白眼睛像《火影忍者》中的‘白眼’忍术。同样的白,却不再如先前般呆滞,这白里竟有了思想、有了仇恨,似一匹被击伤的孤狼,咧着牙呜呜作声,欲要撕裂眼前的威胁者,而他的四肢撑地,腰部挺立起来,一副蓄势欲扑的姿态。
挂在杜弼忬嘴角的冷笑一点点收敛起来,逐渐消失。他本不想动真格的,若不是见这少年偷盗老奶奶,以自己此刻的处境连管都懒得管,然而见了这少年前后的作为,此刻又如此凶残模样,等若野兽,此等恶徒若不加以痛击,那以后受他侵害的无辜者将会更多。
杜弼忬的眼神逐渐冷酷起来,似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周围的行人自觉的远远避开,杜弼忬与孤狼少年的方圆五米内已没有了闲人,连原先站在摊前差些被盗的老奶奶和那个‘十块钱卖三样’的摊子都不见了。
难怪柏杨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言辞会如此的犀利,中国人确实存在着如此的劣根性,比如一起车祸,若肇事司机还在现场,那围观者将围成一个大圈,似警察拉起的警戒线,随着时间的推移围观群众将越聚越多,一个个袖手旁观、事不关己的看戏模样,那一张张嘴脸似从鲁迅先生的作品里蹦出来的,绝对是遗传了先生笔下那群围观欣赏自己同胞被砍头的人们,去验DNA绝对是那一批人的先辈,同样的麻木、同样的残酷。但若肇事司机逃逸,路边躺着一个浑身鲜血者,那所有人都会熟视无睹、无人问津,深怕引火烧身,已经将明哲保身发扬到善恶不分、麻木不仁的境地了。
杜弼忬冷眼看着躲得远远的众人,鼻子里发出一声鄙夷的冷哼。
地少的少年四足撑地,嘴里的呜呜声更响了。
其实杜弼忬刚才的一脚已算脚下留情未发全力,否则那只左手那还能撑在地上?早被踢骨折了!而现在顶多也不过脱臼而已。
杜弼忬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少年,他已决心痛下杀手,今天若不废了这少年,今后不知到少人要被他废掉!即便现今自己的处境凶险,更是躲之由恐不及,最好找个无人之所躲藏起来,此刻暴露自己那绝对是不明智的、极度之愚蠢的,尤其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在别人的地头上!杜弼忬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然而他的脚已不听使唤由不得自己掌控,完全脱离了大脑的指挥,仿似不再由中枢神经控制,完全是无意识的生理条件反射一般。
全力的一脚,毫无保留、蓄力发劲的侧踢扫荡腿袭向这狼一般阴狠诡白眼神的少年头部右太阳穴!!!

(以下废话一段:今天已经二十九号了,按理月底月票排行榜的竞争很激烈才对,而且三少的《斗罗大陆》和番茄的《盘龙》月票差距不大,按上个月的情况看这两天的竞争该是异常残酷异常激烈才对,怎么不见两人兵戎相见呢?莫非因为血红、烟雨江南和云天空等人回归了起点,他二人意识到了危机,商量好了不作内斗一致对外?唉.......迷糊...........搞不明白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