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16 上
章节列表
16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从黄桥头镇回来已是十点四十分,付了摩的司机五块钱杜弼忬径直朝租处外的小店走去。
杜弼忬试探着问那片林子后面的情况时,开摩的的黄桥头村本地汉子告诉他,那片林子后面闹鬼,四年前有个捕蛇人叫嚷着从那个林子里跑出来,没几天就疯了..........彻底疯了!半个月后的一天被人发现死在镇子东头的一个小河浜里,死相异常恐怖!
捕蛇人发痴的半个月里嘴里一直神神叨叨,半夜三更邻居总能听到异常恐怖的诡异叫声,叫着"鬼!鬼!”......l闻着毛骨悚然!
后来几个大胆的青年进了那片林子,出来后半个月也死了,都疯了...........和捕蛇人一样疯了,半个月后都离奇死了,有的在家上吊,有的投河了,就在捕蛇人投河的地方,死得几乎一摸一样!
一开始捕蛇人的死去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一来捕蛇人无妻无子孤身一人,二来性格孤僻不好与人交往。所以他死后至多不过引起写风言风语罢了!而那几个胆大的青年也是听到了这些风言风语引起了好奇心才会去那片树林子后面的。而那些青年出事后就不一样了。尤其其中一个是我们镇到当年为止出的第一个大学生,那时正是高考后的暑假,出事那天正好是他收到大学通知书的第三天!而另一个是我们镇镇长的儿子,28岁。据说这个镇长的公子是死在市精神病医院的——见人就咬、大小便失禁、抓起自己的排泄物就往嘴里塞拦都拦不住!用最好的药、从上海、北京请最好的医生,一点效果都没有!嘴里神神叨叨‘鬼......鬼........’,其中从北京请来的专家被他一口咬在肩膀上扯下一大块肉!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用铁链五花大绑束缚起来,可二十天后还是咬舌自杀了!
由于这两个拥有特殊身份的人的存在,事情一下子就大了,整个小镇整个黎区甚至整个Z城都震动了!
村子里一面请附近的风水阴阳师、师娘(巫婆)、和尚来收妖拿恶鬼,一面从市里请来公安刑侦科的刑警调查!
然而那些个降妖除魔的高人一个个神情慌张的逃出林子,一句话不说退了已收的票子匆忙逃也似的去了。而刑侦大队的干警们调查了几天一无所获,在调查的第四天市刑侦大队大队长一个姓秦的中年警察疯了!和所有发疯的人一样的症状,跑出树林后一路狂奔跳进河里淹死了,也是捕蛇人投河的地方!
本以为这件事要惊动上面了,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自此之后竟再没有调查人员下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在林子外面竖起一块警示牌!镇长死了儿子悲痛欲绝,三番两次去上面要求彻查,然而调查组没下来撤职文书却下来了,镇长从此成了一介平民,第二天就举家搬走了,至于搬到哪里去了却没人知道,有人说去苏北投奔亲戚了,也有的说去上海做生意了,更有传闻去化外仙山剃度出家去了,众说纷纭,然而到底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总之那片区域自此之后就无人敢靠近了。
杜弼忬听得额头冷汗直冒,他从不信鬼神之说,一定是有人捣鬼,据说那一片区域以前没有任何房舍,而今天自己所见的却是一群隐藏在密林深处的豪华别墅区和几十个各色美人儿!这说明什么?
阴谋!惊天大阴谋!
如此大的手笔!死了那么多人,镇长的儿子、大学生、刑警大队大队长.........然而最后竟不了了之,镇长一家搬迁?哼!若没猜错,估计此时一家人正在阴曹地府围在一起吃夜宵点心吧!
在中国,到底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能量?省里?中央?还是部队里的某位?杜弼忬在心里盘算着,即便曾在南京赌场里认识的那几位能左右整个国家动向的大人物都是做不到!
谁?到底什么人能这样疯狂,只手遮天?!
即便坐在摩托车上风呼呼在耳边作响,杜弼忬依旧湿透了衣裳,因为恐惧、因为好奇、更因为兴奋!对!兴奋!杜弼忬骨子里天生生着不安份,探险绝对是刺激的,尤其对于从小上课不认真听讲语文书本下放着卫斯理小说的杜弼忬而言更感觉莫名刺激!他已忘了自己的处境,忘了自己正在逃亡,正被追杀!
摩托车刚停下抛下五块钱直奔自己所租房子楼下尚亮着灯火的小店,店内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女人坐在柜台后手撑着柜台玻璃打瞌睡。
“喂,喂!”杜弼忬站在柜台外面唤了两声,妇人撑着头的手一滑,头差点没撞到柜台玻璃上。
她抬起头,一双黑眼圈鱼泡眼睡眼朦胧看了看杜弼忬,松弛耷拉下来的眼圈儿周围满是黄色的眼屎。大概是打扰了她的美梦,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说声:买什么!!
“你阿爸呢?!”杜弼忬问道,按着女人的年纪,那个可疑的老头不是他公公就是他老爸。
妇女一副被雷到的表情,抬手抳了抳眼睛,风化硬脆的眼屎悉悉索索似黄色雪片落在玻璃柜子上。
“你有病!我爸死了快四十年了!”妇人恨恨道。
“那是你公公?!”杜弼忬试探着问。
“我公公?老娘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公公”妇人似一条被人用尖物狠戳了一下七寸的肥蛇,立即变得狰狞起来。
未婚?妈的,极品老处女?!真正的极品啊!
杜弼忬一面想着嘴里一个劲道这歉。
“你到底买不买东西?!你不买东西马上离开,不然我叫了!”妇人做呐喊状。
叫?要是年轻个三十岁杜弼忬一定回一句: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然而这位三十年后的.......杜弼忬实在没勇气!
“买买买,给我拿桶方便面”杜弼忬边说边掏口袋。
老处女(疑似!排除自己用手指或工具捣破或骑自行车时坐垫突然飞掉的类似意外,处女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这才侃侃然收住了欲要喊出喉咙的‘非礼’‘抓流氓’‘**’等字眼儿。
“请问下午临近傍晚时候在这店里看店的那位是?”杜弼忬发扬钉子精神,百折不挠继续发问。
“下午?你要死了!不要吓我啊!下午我去进货去了,这店我一个人,我下午一直锁着门的!你见鬼了你!”妇人哆哆嗦嗦的说道。
杜弼忬冷静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色,然而毫无破绽。
“你看看店里有没有缺什么东西?不如方便面、香烟之类!”杜弼忬问道。
妇人侧过身扫了一眼货架道:什么都没少!你别胡闹了,不然我真的要叫了!
杜弼忬嘴里发苦,递过钱接了面又看了看老处子转身上了楼。
——妈的,还以为自己演技好呢?还好莱坞,妈的,好菜坞还差不多!老家伙才是真正的好演员啊!自己一步一步竟毫无知觉钻进他的圈套里去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把我引到那片别墅区什么目的?那片别墅区是个什么所在?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还有,老头是怎么知道那个所在的?不是进去的人都疯了死了吗?这个老处女不像是在说谎,这个老头太可怕了,将天时地利融合的天衣无缝!完全一个小店老板的模样不想竟是个零时客串的!妈的!杜弼忬心里直骂娘。
尚好他已经背转身上了楼道,否则看到这个臃肿的老处女嘴角那一丝嘲讽而玩味的笑,以及那双浑浊的眼睛的突然闪出的光彩——与她年龄绝对不相符合的光彩!竟射出风情万种的妩媚之光。那绝对不是骂娘,而是像韦小宝那般,要骂爷爷了!
杜弼忬斜躺在床上,累,很累!感觉有一张无形的巨网正朝自己罩过来............
醒来已是九点多,其它种种抛到一边,房租总是要想办法弄到手的,否者真要卖这身皮囊损失些个精子人家还不一定肯要呢!
杜弼忬斜躺在床上,累,很累!感觉有一张无形的巨网正朝自己罩过来............
醒来已是九点多,其它种种抛到一边,房租总是要想办法弄到手的,否者真要卖这身皮囊损失些个精子人家还不一定肯要呢!
到黎区最繁华的商业街已是十点十五分,这条商业街虽比不得南京的夫子庙步行街、苏州的观前街,却一点不比Z城市里差,市区除了那座大厦气派些,其它成不了气候,更无法形成一条商业街。
据说黎区的区委书记很有些手段,年轻有为、有背景后台也够硬。原先是给省长开车子的,领导见他机灵便给他安排了个小职位,两年里小伙子把工作做的有声有色很有些花头,领导也很赏识,原本想直接在省委提干的,想来年纪太轻经验不足,很多熬了几十年的老人儿尚没熬到那个位置,若冒然将他推到那个位置肯定也做不长,那些个老人儿可真有些手段的!再说仕途一道很是讲究资格资历,即便能耐再好也被按规矩来,像军队里作为一名班长即便再优秀理论上也是没有做将军的可能的。三年一升,做到师长屌毛都白了。所以理论上一名村委书记成为中央领导人的可能也是几乎为零。假设小伙子25岁做了村委书记(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个职位的也很少),干了两年很出色27岁到镇里做了办公室主任,又干了三年镇里领导觉得小伙子不错,而立之年春风得意做了副镇长,又四年升了镇长,有些人在镇长的位置就几十年不动,我们理想主义些假设又三年外调到别的镇上做了镇党委书记。这一年这位已称不上小伙子的小伙子已是三十七岁,又是五年匆匆而过,到了区里做了副区长,今年他四十二了,复五年,市里领导赏识跳过几个门槛直接拉到市里做副市长(这种可能机会为零,副区长跳副市长,除非中央里有人)两年内又窜到市委副书记便已是四十九岁,第二年升市委书记就已是五十岁了,奋斗个七八年能混个副省长就近退休年龄了,实权交出来在有职无权的岗位上呆个一两年就该衣锦还乡了!
纵观中国官场,如此一路飙升平步青云的能有几人?
那么四十几岁还未满五十岁便已入中南海的又是怎么爬升上去的呢?无非就是又地位的曾经那些老人儿的子孙,在上面干几年再下方体验几年回去就前途不可限量了!
其实仕途和黑道一样,都有他的规矩,谁都必须按照游戏规则来玩儿。
这个黎区的年轻区委书记就是拥有如此灿烂仕途的年轻人!他上面有人,所以连Z城的市委书记都要给他几分颜面——谁知道做了几年回调回省里后是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呢?
所以黎区这两年发展的很快,比Z城市区发展的还要快!资金不到位?省里某位大人物一个电话,市委立即召开会议,把拆迁工作暂缓一下,安置费用先拨给黎区搞经济开发建设,搞商业街!
杜弼忬走在店面林立的商业街,看着耐克、阿迪达斯专卖店和旁边的金鹰国际,心里对这位刚从摩的师傅口里获悉的年青区委书记有一份敬佩和好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小偷!尤其在这样的热闹所在,更是小偷的快乐园地。杜弼忬今天就是来找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