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21 下
章节列表
21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张宝的一百万定金自己已经收下了,正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原本一切都是按着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要是不出意外现在自己正在做那个盗窃团伙大佬的座上宾吧。俗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啊,成事在人谋事在天。这突然出现的这伙人彻底打乱了杜弼忬的计划,此刻还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见什么‘忠哥’,见鬼!素未谋面毫无瓜葛的一人儿,我知道你是老鼠啊!真他妈操蛋!杜弼忬心里头抱怨着。
上了停在小区门口的一辆白色商务车,杜弼忬对前排副驾驶上的师爷马半冷不淡的说了句:要蒙上眼睛吗?杜弼忬在自己的强项‘装逼’上吃了这么个大亏,杜弼忬抓住任何可以报复的机会。
师爷马‘哎呦’一声惊叫道:“你看我这脑子,怎么连这茬儿都忘了,哎......人老了就得服老,不服不行!还是小兄弟你仗义,还不忘提醒你老哥哥我,多谢多谢!”侧转头对坐在杜弼忬左右两侧的黑西装彪形大汉道:“肥戳、二傻,把他眼睛扎起来!”
“马爷,用什么扎啊!”坐在杜弼忬右侧的也不知是肥戳还是二傻的问了句,的确,两个一身典型黑社会打扮的哥儿俩实在没有可以蒙眼睛的工具,难不成要在西装上扯下一条黑布?
“这........”显然师爷马也犯难了,他左看右看,愣是没找到合适的工具,抓了抓都回过头来说:“肥戳,把西装脱下来罩在他头上!”,杜弼忬左侧的大汉脱起衣服来——原来他是肥戳。
一件西装罩在了杜弼忬头上,眼前一片黑暗。杜弼忬伸手刚要去扯头上的衣服,师爷马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会是要我把皮带接下来扎住封口吧!”
杜弼忬手抓着西装的一角,然而最终还是没有扯下来,嘴里骂骂咧咧道:“操你妈个X,我日你祖宗!”
“小哥儿,我年纪大了,很多东西都记不得了,哎.......昨儿个忘了洗脚了,我这是几十年的老脚气了,香港脚!看了很多中医都没能根治,我这袜子也是昨天穿过的,忘了换了,哎.......人年纪大了就是这样,容易健忘,咦?对了,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师爷马像是在一个人低声的自言自语。
杜弼忬无力的垂下了原先扯住头上西装一角作势欲扯的手,往身后靠垫上一靠,不动也不说话,彻底歇菜了。杜弼忬自以为‘装逼’一道已是中国无敌手、世界排前三,不想强中自有强中手、一逼还有一逼高。今天他是彻底的没了脾气,自己向来最自信的强项输给了别人,换了任何人都会无比沮丧吧!记得笔者刚发育的时候总认为自己的胯下之物中国最大,世界上也得起码排前三位。因为一起上厕所的同学都没笔者的大,即便是高年级的同学也没自己的强壮,于是洋洋自得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十六、七岁那话儿已基本成熟,去周边乡镇及市区浴室洗澡基本没有能和自己抗衡的,看着一群三四十岁的老哥哥们投来羡慕夹杂着嫉妒的目光,笔者真有种‘独上西楼’英雄无敌后的落寞感,觉得自己就是独孤求败,甚至长吁短叹,发出了皇者才会有的高处不胜寒的感慨。直到有一天去同学家看毛片,见了片子里白人(也许是欧洲人)的那玩意儿,才知道自己的虽挺雄壮但也绝非独一无二的,看来自己这样的尺寸在洋人里只能算个中等个儿。又过了几个月去另一个同学家看片子(笔者和所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一样,那个年龄都喜欢三五成群一起围着个电视机躺在床上看毛片,一个个看得面红耳赤,屋子里似有五、六头刚吃了春 药的公牛在喘气,‘呼哧呼哧’的。这个星期天去你家看,下个星期六去他家看,赶场子似的并乐此不疲。笔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五六个同性一起看哪种片子而且裤子一个个高高隆起,最尖锐处似有若隐若现的潮湿.........却丝毫不觉尴尬与羞愧,看兴奋了还掏出来比大小,排着队去厕所枪毙自己,还有一次更为荒唐,居然几个人围着马桶打 飞机,比赛谁先出来,第一个出来的每人给他十块钱,最后一个出来的不仅要付给第一个出来的十块钱,还要另外请大伙儿吃臭豆腐。结果在大伙儿几乎同等频率的情况下笔者得了最后一名,不仅付了十块钱给第一个出来的倪胖子,还请大伙儿吃了臭豆腐和五毛钱一个得萝卜丝饼,几乎花光了笔者一个月的零花钱,当时笔者很懊恼很沮丧,此刻笔者回想起来却觉得异常自豪。若是换了现在,笔者是死活不会和同性,而且是多名同性一起看那样的片子的。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个人关上房门熄了灯在电脑前独自欣赏,偶尔与人共享也都是异性,是办事前的催化剂和调味品),那个同学的片子是他做交警的老爸在交通执法时缴获的,片名叫《黑鬼战白娃》,片子里出现的不止一个黑人,自那天以后,笔者再不敢妄称霸王。而今天杜弼忬也在自认为无敌的强项上折了腰,那种感觉,动画片皮卡丘里那两个不算太坏的反派——维护世界和平的火箭队那一对男女,每次被轰飞在天空中变成光点前所说的台词已替笔者和主人公杜弼忬说出了内心的感受——好讨厌的感觉啊!
杜弼忬被那件遮住头脸的西装折腾的够呛,这位肥戳老兄大概就这么一件西装,穿了N久不曾干洗过,加上体味重,一股股的味儿直冲脑门,把杜弼忬熏得差一点咬舌自尽,他脑子里竟莫名其妙出现了《大话西游》里罗家英饰演的唐僧将两名牛妖唠叨到自杀的画面。
车子开得很平稳,虽然Z城的路不是很平整,杜弼忬没感觉有多么颠簸,车子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杜弼忬一下撞到左边的肩膀一会儿又碰到右边的肩膀,像是被关在黑屋子里蒙上眼、塞住耳、封住嘴成实验对象的蝙蝠。身体随着车子左忽右晃,恍恍惚惚间神识居然迷糊了起来........
杜弼忬是被人摇醒的,西装扯下来,光亮刺得杜弼忬睁不开眼。坐在前头副驾驶位置上的师爷马嘿嘿笑了起来道:“小哥儿,我不得不佩服你,在这种情形下居然还能睡的着觉,嘿嘿,还打呼噜来着,你就不怕自己睡着的时候被绑上石头扔江里去?”
“哼!你有这胆儿不?!”杜弼忬冷哼一声。的确,师爷马塞个臭袜子在自己嘴里也许真的敢,可绑石头沉大江的事儿他敢吗?不是每个人都有杀人的胆儿的。
“嘿嘿,我的确不敢,下去吧,忠哥已经到了,等着你呢?”师爷马看了眼车窗外的xx咖啡店说道。
“在咖啡馆里?”杜弼忬有点不敢相信。
“是啊,在203包厢呢”师爷马说。
“操 你妈,我还以为什么隐秘地方,你他妈遮我眼干啥玩意儿?操!”杜弼忬是真火了,这不是耍自己玩儿吗?
“我本来不想的,这不你自己要求的吗?”师爷马道。
“.........”杜弼忬没话说了。
“这种要求我这辈子没听过”师爷马还不忘来句经典台词。
“操!”
师爷马走在最前头,身后是杜弼忬,最后面是五六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汉子,一个人走在最后面的是‘无影腿’先生。
推门进去,两侧各两个穿着仿‘空姐装’的女服务员用可以装出来的轻柔和微笑微微鞠躬说了句:“欢迎光临xx咖啡”。师爷马挺直了腰,头高昂着像只斗胜的肥老公鸡,报以同样的微笑,点了点头,喉咙里‘嗯’了一声,就差来一句:“同志们好,同志们幸苦了”了。杜弼忬原本还留驻在身体里的一分困意都被恶心没了,在这斯文的、放着萨克斯曲的咖啡馆里说了声:操!
二楼的包厢里光线微暗,几只射灯在四个角落里散发的柔和的光还不足以照亮整个包厢。灰色的布艺沙发,前面是大理石台面的茶几,一壶花茶架在白色蜡烛台上加热。
“忠哥,人带来了!”师爷马一手推开半扇装有地弹簧的门,也不走进去,哈着腰低声对包厢里低声说了句。
“哦,很好。都进来吧,别在外面站着,都进来吧”里面一个声音道。
师爷马应了声,这才推直了门走进包厢,杜弼忬随身进了包厢,回身一看,原先走在最后面的‘无影脚’跟在自己的身后,其余的五六个大汉都没有进来。‘无影脚’进了包厢后还不忘随手关门。看来里面那位说的‘都进来’并不包括所有人啊!
“坐!都做!”那个声音说道。
杜弼忬不知道这次的‘都’是不是真的‘都’?也不去看‘师爷马’和‘无影脚’,自顾自就近一P股坐在了沙发上,剩下两人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顺着微弱的光线,杜弼忬见到了一个和师爷马一个装扮的中年人,四十出头模样,寸头、唐装,这是给人的第一印象。
白皙而消瘦的脸,上唇留着短短的小八字须,与师爷马相仿的一身唐装,师爷马穿在身上真是像个叼师爷,一副小人的奸诈相,而穿在这个中年人是那么的得体,真能穿出古人的那股子韵味儿来。若把板寸头换上个道士般的发髻礼冠,完全是杜弼忬想象中古代大鸿儒的风采。
“你就是忠哥?”杜弼忬虽然很明确很肯定眼前这人就是忠哥,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在他的想象里,他应该是个留着板寸头、身穿黑色西服、脖子里一根足有中指粗细的金链子、眼神家傲不逊身材魁梧眼神犀利的汉子,一代黑道枭雄的谱儿。可眼前这人除了板寸头外,其余和自己幻想中的实在差了十万八千里还不止。
“怎么,和你思想里有差异?”中年人没有回答杜弼忬,只淡淡的问。
杜弼忬没有说话,他的表情已代表了他的回答。
“那在你看来我该是怎么样的?五大三粗?倒三角眼满脸横肉?头上疤瘌、脸上一道刀疤从眼睛到嘴唇?黑西装黑墨镜说话盛气凌人?是这样吗?”中年人笑着说道,同时也告诉杜弼忬,自己就是‘忠哥’。
八十年代的混子穿个羊毛衫下身喇叭裤,九十年代混子经过优胜劣汰,差的被埋汰了,优秀的转变成了黑社会,一个个西装革履绅士模样。两千年过后一些江湖上的大佬就不怎么穿西装了,随着电影电视的渲染,黑西装黑墨镜的不是黑社会都变成黑社会了,所以自两千年后,尤其到了二零零四年过后,许多真正的黑社会都褪去了一声黑皮穿上了各色唐装,脚下一双千层底儿布鞋,还真他妈像那么回事儿。杜弼忬就见过穆剑离在内的起码十二三个江湖人穿过唐装,可虽然穿上了一声儒衫却依旧挡不住身上的江湖味儿,眼里的精光和那身唐装搭配,不伦不类。只有眼前这位‘忠哥’,穿着一身唐装真是像那么回事儿,别说江湖味儿了,连人味儿都快没了,有点道家仙风道骨的意思,像是禁食了三日后用百花沐浴,檀香熏陶,茶几上放把古琴,绝对比《英雄》里那个弹琴的老头像那么回事,首先在气质上就胜了不止一筹。
“你我素不相识,敢问相约有何见教?”杜弼忬无形中被忠哥的气质所感染,不仅没有说‘你他妈’,还扯起了半古不古的话头。
“年轻人,你的来历我已经调查过了,你南京那边飘过来的吧?你的经历我有所耳闻,Z城的作为更是清楚,年轻人,你知道什么是黑社会吗?你懂怎么混黑道吗?跟个社会大哥就算江湖中人了?砍过人就算是黑社会了?我问你,你混黑社会为的是什么?《古惑仔》之类的香港黑帮电影看多了热血沸腾想尝尝当黑社会什么感觉?还是《坏蛋是怎样炼成的》《邪气凛然》《黑道风云二十年》之类的黑道小说看多了,觉得混黑道是件很容易的事儿?”忠哥问。
杜弼忬只觉得背上凉嗖嗖的,自己的背景居然已被眼前此人弄得一清二楚了,这.......绝对是个可怕的人物!
《古惑仔》、《濠江风云》等黑帮电影倒的确看过,什么《坏蛋是怎样炼成的》之类的小说倒真是没看过,因为杜弼忬从小就不爱看书,除了毛书,其它无论语文课本还是小说野史一概没有兴趣,想不到眼前这位忠哥这么好学,真是博学多才啊!杜弼忬暗自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