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25 上
章节列表
25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群狼的大本营设在黎区的区中心,福星小区四单元的201、202、301、302四个四室一厅的屋子成了这群汉子的‘家’。当然,这里基本上居住着的都是单身者,一旦有了伴侣或配偶就会搬出去住,当然,组织里绝大多数成员都还是单身汉——除了小太妹或女盗贼,有几个女的愿意跟着个贼过生活呢?当然,单身也有单身的好处,住在一起便于管理(谁敢说便于被警察抓捕一网打尽,我弹他jj一千下)。
杜弼忬所居住的镇子距离区中心的这个窝点.....不,聚居点不远,杜弼忬一再努力下,吴老狼终于还是同意让他住在他原先租住的地方,只需要每天到聚集点报到一次即可。还给杜弼忬特配了一辆黑色的七成新轻骑摩托便于他在两地间往返。杜弼忬怀着万分忐忑的心情驾驭着轻骑摩托,看见民警、交警、辅警、城管、联防队甚至街道上带着红袖章看管自行车的大妈心里都一阵哆嗦——妈的,难怪做贼的一个个眼神虚浮,一看便知是个贼人,别说做贼心虚了,自个儿开个贼车都心惊胆颤的,做了亏心事,只等鬼敲门了!
杜弼忬正式加入群狼帮已有一个星期整了,每天开着摩托报到一次,顶多呆个二十分钟,待到众人一个个都出门......出门工作了(杜弼忬总觉得,他们所干的行当、所从事的职业,将其称之为‘工作’,实在是有点侮辱了工作二字,然而却又找不到更适合的词去形容,出门的时候和他们打个招呼,难道说,某某兄弟,出去偷东西啦!或者某某某大哥,出去扒窃啦?!这显然不合适啊,所以暂且以‘工作’称之罢),自己也就没什么可做的了——总不至于也跟着他们去做三只手吧,说心里话,杜弼忬实在从内心里瞧不起这买卖——及做这行买卖的人。可现在已经加入了,还能再说什么呢?有时候开着摩托瞎晃悠,总能见到帮里一些人正在实施盗窃行为,让他不知该如何自处——换了以前,早上前揪住蟊贼一顿好打了,可现如今自己虽未做过一件买卖,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贼了。难道真要贼喊捉贼不成?
杜弼忬总想到隔壁镇子上那个该死的树林子,几次欲前去再探个究竟,却是终究没有去,几个大人物的警告和本能都仿佛在告诉自己,若再鲁莽行事,凶多吉少!于是压制着自己内心深处汹涌的好奇之流,整日无所事事,就差游手好闲了,与混迹在街头连“大前门”都抽不起的无业游民、职业盲流业余流氓在生活态度、生活方式上几近相同了。若要说有什么不同,杜弼忬还有个住所,不至于流落街头,衣着光鲜些,烟酒食宿都不成问题,银行里还存着一笔巨款。可每每经过一些无业盲流聚居点附近时,总觉得除了有一辆贼摩托车赃车,剩余和他们没什么区别,一样的无所事事,随处游荡,每天都要遇上好几回,照面多了,在他们的眼神里杜弼忬读到了两个字——同类!
杜弼忬倒并不觉得被他们视为同类有什么可耻的,相反,和‘贼骨头’比起来,无业盲流,甚至拾荒者都要较之高贵、高尚得许多。
杜弼忬这一日来到聚集地,众人多已出去‘工作’了,吴老狼坐在202靠东边的一间被称之为“办公室”的房间的红漆凳子上,房间里一张黄色的长方形办公桌,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椭圆形蓝白相间陶釉,有大海碗口般粗的陶釉里栽殖着一株“节节高”,除此之外再无别物,简易装修的房间在白炽灯的照射下过于明亮刺眼,倒显得病态苍白。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只有一对半新不旧的桌椅组成,简陋之极、寒酸至极,简直不能称之为“办公室”——即便是皮包公司与之相比,那也绝对算得上一家超级大公司了,人家至少还有几个文件夹,一些可能是从垃圾桶里拾捣来的丢弃文件以及一台老得不能再老的台式电脑吧,哪像这位的办公室,简直是利郎商务男装的广告词——简约而不简单!——哪里不简单?整张办公桌、每个抽屉里只有灰尘和空气,这个办公桌还简单?绝对不简单!简直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在杜弼忬看来,这间所谓的办公室,不要也罢,毫无存在之价值。
进了‘办公室’,吴老狼两只脚搁在桌子上靠在椅子上假寐,眼缝里见杜弼忬走进来,徐徐睁开了眼,笑容可掬的说道:“杜兄弟早啊!”
杜弼忬看了眼透过半透明窗帘映入屋子里的灿烂阳光,无奈的回了句,早!心里暗忖:早你妈了个大头鬼。
杜弼忬刚想坐下,发现整个房间内唯一一把椅子就在吴老狼的P股下边,除此之外,要么坐在桌子上,如若不然,便只有席地而坐了——可惜连条席子都没有。
吴老狼自然是看出了杜弼忬东张西望的用意,却是没有起身出外搬凳的意思,更没有一丝一毫起身让座的想法,只装作未曾察觉,依旧是满面似和煦春风拂过的笑意。
杜弼忬暗骂一声老狗才,却是不能发作,站在其对面,像是仆人面对着主子,在气势上已是落了下风。
“杜兄弟,有事?”吴老狼却是问了一句。
杜弼忬的笑也足够灿烂,足够阳光,露出一口还算整齐白净的牙齿,眼睛眯成一条缝隙,也不说话,走到办公桌前,右腿靠上了桌边,P股一抬,半个肥臀便上了桌面,若是红烧,便更美了。在杜弼忬P股边不足一尺的吴老狼翘着的双脚向另一个方向移动了一寸,算是给杜弼忬‘让座’了。
“吴大哥”杜弼忬嘴上叫得亲热:“我想和你商量商量,你看吧,我整天整日的没事干,也不是个事儿,更对不住吴大哥您以及众位兄弟对我的谅解与信任.......”
“哦?难得你有这份心思,也难为你了,我们这个帮会组织你也非常了解,我们干的买卖你是定然不愿干也干不来的,但这却是我们的‘主营业务’,除了这个,我一时半活儿的还真想不出该给你安排个什么差事”吴老狼说完,似笑非笑的看向杜弼忬,像是早已猜到杜弼忬今天回来找他,问他这个问题。
杜弼忬听到‘主营业务’四个字从面不改色、羞愧全无的吴老狼嘴里掉出来,一阵笑意自丹田升腾而起,差点没压制住,却遇上吴老狼投来玩虐似的目光,不由的又暗骂了一句:老杀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