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26 老鬼意淫 上
章节列表
26 老鬼意淫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杨嫂臭豆腐店’是间很小的店面,很浅的一间,不到10平米的斗室里摆了两张长桌,角落里摆放了一台19寸电视机就已显得很拥挤了,所以炸臭豆腐的炉子等器具都摆到了街面上,看来这偏僻小镇上的城管远比上海、北京的城管们要文明得许多,否则即便不鸡飞蛋打、犬吠鸡鸣,可城管收摊或砸摊,店主端锅泼油的各地所发生之惯事是免不了的。
杜弼忬哪有时间来歌颂此城城管的不作为,不,应该是警民一心、鱼水相溶。他快步走近了‘杨嫂臭豆腐店’,见得店门口正在忙碌着炸臭豆腐的中年妇女,终于明白了为何这样的小店面还能维持生计,更明白了为何敢将油锅支到了马路边上。
但见那妇人虽是四十略微出头的模样,身材确是依旧未曾变形,修长的身形上竟突兀的双峰高耸,更难能可贵的是居然尚不曾松弛下垂,披肩的头发陇在耳后,典型的瓜子脸、丹凤眼,白皙而细腻的肌肤吹弹即破,若不是眼角并不算分明显眼的褶皱细纹,即便风大被闪了舌头,却还是任谁也不敢妄测其四十而外的年岁的。她此刻正全神贯注的用一双特制长筷子在油锅里翻着臭豆腐,深青色的小围裙镶着白色花边儿,更显得动人。
并不见她穿得多有档次多性感,也不见她涂脂抹粉,然其成熟而端庄的风韵何须这些俗物添彩?那些所谓的80后、90后非主流,一个个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三分像人倒有七分像鬼,烟熏妆、涂粉大白脸、血盆大口或紫色妖唇,不是黄毛爆炸头便是红毛板刷头,胸小也就算了还不带罩子,美其名曰:释放、自由!穿着满是窟窿的宽松牛仔裤还不配皮带,不仅露出各色底裤、丁字裤,连P股沟儿都显现出来,人称‘露股族’,她们自以为的个性与性感,实在低俗之极、无品之极,她们尚不曾窥得魅力之一二耳。
或许很多顾客都是冲着她的人来的吧,即便有真喜欢吃臭豆腐的也不过是爱屋及乌罢,毕竟臭豆腐会吃腻,美人儿确是看不腻的,尤其是这样的美人儿,多看一眼便会觉比前一眼又美上几分,绝对耐看型的美人胚子。杜弼忬完全可以想象N年前,红颜未衰、花儿含苞之际,此间该是如何的热闹非凡、门庭若市,即便是现如今的派出所长以及不远处政府大楼内的一二把手,当年还是二十出头的小民警和某领导的小小秘书或书记员事,也只不过是这群狂热追逐大潮中的一员吧,虽不知何种原由不曾随了他们(或许身体已经随过了,只不曾结合罢了),他们大概还是不曾忘却当年的爱慕吧,不然整条街上怎么就她一家店敢讲物事摆到店外街边呢?我国其它吃皇粮的部门不敢断言,然而城管这一‘神圣’职业的所有人员作为盖是相同的,难有幸免者,正如白纸入墨缸,无有能出淤泥不染者,况且进到‘城管’队伍的何来所谓‘白纸’?一个个不是物业游民、泼皮,就是小混混,最好的出身也不过是当了两年义务兵回来的,然而现如今的部队这只大染缸又哪里会比社会大染缸清澈多少呢?白纸?他们连‘白丁’都轮不上,称他们是‘白丁’,正如将日本人称之为狗一样,那简直是对‘白丁’与‘狗’的极大侮辱。所以,这位‘臭豆腐西施’能如此名目仗胆、日复一日的占道经营、破坏城镇形象与建设而竟未被取缔,那绝对是与她的‘魅力’有莫大关系的!即便是不复当年容颜,却依旧风韵犹存,徐娘不老。即使是在常流连风云场所见多识广的杜弼忬看来,这稍微有些年长的妇人依旧魅力无穷,依旧是个可人儿。
说来迟,却是快,以上这诸多文字赘述,实则不过是杜弼忬瞬间念想,弹指间的事体。杜弼忬此刻虽觉惊艳,却也无过多时间感叹红颜天妒,竟让这般美人儿在此间渐渐终老。只多看了她几眼,一声叹息,入了店内斗室。
第二张近一米八的长桌子中间,一名老绅士打扮的老者正对着门正襟危坐,筷子夹着一块炸的金黄的方正臭豆腐,蘸了蘸桌上小碟里的黑色特制酱料,单从外观来看,倒与北京烤鸭的酱料倒有七八分相似,同样的黑而粘稠,比浆糊还要干稠些。老者蘸酱后,又在酱碟旁同样的小碟里滚了一层红色的辣椒粉,这才送入口中,咀嚼了几下,也不咽下去,只微张了嘴发出一声雄性高潮后的低叹,闭着眼一脸陶醉样儿,像是吃到了全天下最美味的山珍。
老家伙,看你一脸犯 贱的样子,不就吃块臭豆腐嘛,至于得瑟成这般模样啊?瞧你那点出息.....不会是在意淫吧!嗯,越看越像,这老家伙将臭豆腐放入嘴里之时,肯定是把臭豆腐意 淫成老板娘的‘玉峰’峰顶了(俺乳 房,**,胸部之类都不敢说,这样含蓄总不可能算得低俗,不可能把俺这作品和谐了吧,嘿嘿),老鬼!杜弼忬一眼便认出了这老者便是佯装成自己楼下小杂货店老板,把自己骗去槐树林子的那个该死的贼老头子,心里不禁暗暗骂了起来。
杜弼忬在桌前站定,也不出声,任由他闭着眼,只细细打量老者。
——老头儿一身白中泛着淡黄色的西服,那质地、那成色,绝对不可能出自庸裁之手,比衣服颜色微深的蛋黄色皮鞋更非凡品,杜弼忬虽未看到牌子,但若软而富有光泽的皮质,绝对是名牌中的名牌,手上的腕表闪着古朴而耀眼的光华,绝非玻璃水晶与假钻仿钻甚至是碎钻所能散发的,这样一块表,绝对不是中国的制表师所能制造,这样一块手表,没有五万元以上的人民币那是绝对拿不下来的!头上戴的一顶黑色礼帽倒无多少出彩之处,大概只为了遮盖他的鸟巢秃顶。
如此打扮的老者,哪里还有半分小杂货店老头的寒酸可怜样儿,任谁见了都要认为这是一位海外归来的老华侨了!
老者身子微微一颤,像是出窍的阴魂归体一般,缓缓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