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27 老鬼意淫 下
章节列表
27 老鬼意淫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者的眼已不是前次所见般浑浊,相反,比许多少年甚至都要清澈血多,明亮许多。杜弼忬对他笑了笑,连他自己都异常震惊,想不到自己被人耍了,而忽悠自己的那位就在眼前,自己竟未出口辱其祖宗、出拳敲其门牙,居然还对他和善的笑了笑,杜弼忬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笑,心中为何不曾有丝毫怒意?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起自己来——这份淡定、这份气度修养,绝对是个干大事的大人物啊!杜弼忬由衷的赞美自己。
“看到我很开心?”老者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还行!”杜弼忬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脑子里突然闪现出成龙父子拍摄的绿茶广告来。
“我以为你再次见到我,非把我这把老骨头拆了不可呢?”老者也笑了,难以想象,这样年岁的老人,笑起来居然似孩童般无邪。
“哦?何处此言?莫非你卖给我的香烟是假烟?”杜弼忬故作惊奇地说道。于是乎,两人同时心照不宣的笑了,颇有一笑免恩仇的架势。
“老先生,多日不见你气色越发红润爽朗了” 杜弼忬说道。
“哈哈哈,是吗!嘿嘿......坐坐,快坐”老者听了杜弼忬如是说,很是受用。
杜弼忬也不客气,一P股在老者对面坐下,言道:“老先生找我有事?”
——当然,这是句废得不能再废的废话。杜弼忬说上这一句话的目的只为了显示他的高深与从容,电影小说看多了,总觉得大人物就该是这么和人说话的。
“也没什么大事,哎.....人老了,总想找年轻人说说话聊聊天,希望能从年轻人身上沾染些逝去的青春活气!”老者道。
杜弼忬胸口憋得慌,有一股骂娘的冲动,却想着大人物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否则前面好不容易树立的伟岸形象就要毁于一旦,前功尽弃。于是忍了下来,强压着那股子冲动,面上温和的笑......笑得有些些勉强。
“老人家是谁?怎么称呼?”杜弼忬问。
“我是谁对于你倒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便已足够了!”老者淡淡说道。
“哦?那我是谁?”杜弼忬问。
“你是谁你自己不清楚吗?还来问我!”老者说道。
杜弼忬先前压制在丹田内的那股骂娘的冲动迅速窜至胸腔,直往喉咙口进逼。
“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告诉你,你是谁!”老者的声音变了,变得杀气腾腾、隐含金戈铁马之声:“你的原名叫杜弼忬,苏州人。后至南京,改名杜七!还要我说下去吗?”
杜弼忬腾得一声,意识一片空白,天地失音。紧接着天旋地转,万物崩塌。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嗖的一下从凳子上跳起来。他的脸色变得铁青,额头脸庞豆大的汗珠滴下,哪里还有分毫他自己称赞自己的所谓大人物的气度?
“年轻人,不用紧张。我若是想要害你,你此刻还能活生生、好端端、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和我说话?放松点年轻人!”老者的语气又变得温和起来。
杜弼忬想了想,似想明白了什么,一P股跌坐回凳子上,像只被戳破了肚皮的河豚鱼。
“其实,有些东西,道上人的手段消息更为灵通些——至少别警方灵通些!”老者道。
杜弼忬无可辩驳,也不得不承认。若非如此,对面此刻坐的该是警察。
“我仔细研究过你的资料,说实在话,至少目前来看,你并不适合在道上混!”老者说。
杜弼忬张了张口,像条离水许久濒临死亡,连蹦跶一下的气力都没有的鱼,毫无目的的张了张嘴,发不出一缕声响。
“你也算得上是个道上人了,你了解黑道吗?混黑道的目的是什么?只是为了‘混’而混吗?还有,作为一个道上人,你了解世界黑道形式与国内道上的情况吗?”老者侃侃而谈。
杜弼忬未曾想到这个陌生老头子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他还沉寂在自己身份被对方所知晓的恐惧里,明显的心不在焉,连‘张嘴’都免了。直接用一对突出的死鱼眼愣愣看着对方。
“其实,黑道也是一项事业,混黑道就像当官、做生意一样,也是一项事业!”老者继续说道:“很多人依旧把黑道想象成黑暗、暴力和血腥的东西,和犯罪是一对软孪生兄弟,其实,这样的观念已经落伍了!除了一些外地涌向大城市的农民工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而抱成团不成气候的、最低等的小团体以及一些技校年轻气盛的学生,哪里还有以斗殴和暴力为终极目标的团伙?他们连黑道的边缘都算不上。当然,黑道自然少不了流血事件,但最终只是因为利益矛盾不可调和而引起的,钱才是最终目的!”
杜弼忬不由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汇成一片的汗水。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黑道已积累了原始资本,就像一个人一样,穷得叮当响,无所顾及,烂命一条,什么都不怕,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但当他有了几百万几千万之后,他会变得有修养起来,不再穿着大裤衩子赤膊上街,而是衣着得体一丝不苟,更不会在公众场合大声说话、说脏话。他会变得温文尔雅,魅力十足,时刻关注着别人对他的看法、评价,不断的审视自己。可以说,金钱财富是最好的教科书,或许无法改变一个人骨子里的东西,但至少在没有变回穷瘪三之前,他能看起来像个绅士!”老头子口沫横飞。
杜弼忬已经从惊慌里暂时挣扎了出来,他认真的听着老者的演说,觉得很有道理,并且很有趣。
“所以,现如今,无论是全球还是国内黑道,已不再是七八十年代那般混乱与暴力了,大家都有了钱,自然都佯装成绅士了!毕竟黑社会不是恐怖组织,黑社会成员更不是‘基地’成员,我们没有那该死的信仰,连索马里那帮毫无大脑、毫无技术含量的侏儒都知道财富的重要性。说穿了底,大家活着不过为了钱,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一些!”老头子可能觉得自己真的很幽默,把自己也‘幽默’了,哈哈大笑了几声。
杜弼忬一直没有说话,只认真的听——他也只有认真听的资格。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早期,各国黑帮虽然也有相互合作的,却只是短期的、为一时利益的合作,主要还是在各自的国家和地区建设自己的地下王国,互不侵犯、各自为政!自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互联网络的发展和普及,再加上各国打击力度的加大,各国的黑道势力渐渐紧密起来,合作已不再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早期那种短暂的、为一时利益的合作,而是建立了长远的攻守同盟,他们不再鼠目寸光,更知道这样的结合相互都有利!一些墨守陈规自以为是,看不清形式却依旧狂妄自大的帮会势必要被淘汰,他们固步自封,沉静在曾今的辉煌里,却不知危险早已逼近。正如清朝中期,还以堂堂天朝自居,看不起那帮黄头发蓝眼睛的‘蛮夷’,却不知道人家欧洲早已冲到了前面去,到晚期知道洋人厉害的时候已经晚了。”老者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黑手党自不必说,连小学的娃儿都知道,他们不断从本土向海外扩张,他们的势力真正的分布全球,他们在‘全球性的棋盘’上活动,他们停止了内杠和互相争斗,而是分工合作。西西里、美国、俄罗斯、土耳其及日本等国的黑手党已形成了利益链,更是形成了‘东西半球的焊接’,结成一个空前大联盟。军火、毒品生意如火如荼”
“当然,欧洲也并非铁板一块,黑手党不肯能垄断欧洲,除了一些土生土长的黑帮组织,来自哥伦比亚、尼日利亚、加勒比、俄罗斯、土耳其、阿尔巴尼亚甚至是北非的黑帮也盯上了这块肥肉,纷纷闯入进去,想分得一杯羹。”
“非洲黑帮的大本营在尼日利亚,以尼日利亚首都拉格斯为基地的帮会组织被成为‘419’辛迪加——妈的,外国人真难以理解,取的什么怪名儿!”老头子嘟囔了一句:“这个辛迪加有500多个黑帮组织,其网络已覆盖到欧洲、亚洲、大洋洲及非洲等地区,主要干的是走私、毒品买卖、金融诈骗、将儿童买入色 情行业,也干些盗车和贩卖劳工的买卖”
“中南美洲的黑帮集中在加勒比海地区——当然,那群没有头脑,没有技术含量的侏儒海盗可称不上黑帮,这群莽夫”老者好像对海盗这一行业异常鄙视,正如杜弼忬对偷盗行业的鄙夷一样。
“该地区是可卡因贸易的总源头,哥伦比亚黑帮将可卡因走私到美国,占美国境内可卡因市场的三分之一!他们还和西西里及美国黑手党合作,将美元伪钞输入美国及世界各地。秘鲁和玻利维亚黑帮则把毒品走私到欧洲市场,是欧洲众多‘分一杯羹’中的一份子。还有墨西哥的黑帮,除了偶尔干干非法移民的生意,及传统的绑架游戏,主要也还是做毒品买卖,他们也是国际毒品生意的主力军之一,包括‘索那罗亚’在内的三个帮会控制着墨西哥与美国边境上的毒品走私线”
“再看我们亚洲,主要还是在东南亚和日本,那群小日本的什么雅库扎,他们在本土的分支‘山口组’居然可以公开活动,他们的头儿还是公开选举的,选举出来后竟还召开新闻发布会通过新闻媒体公之于众,其成员一个个衣着光鲜,佩戴胸卡,见人就发放名片,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黑社会一样!而政府竟能容忍这一切,真是有怎样变态的民族,就有怎样变态的黑社会啊!他们绝对是群异类,全世界的黑帮都不知道怎样来看待他们,是该赞扬他们发展迅速势力大呢,还是将他们视为跳梁小丑——毕竟黑社会搞得跟公务员一样,在道上人看来实在是折了黑帮威风的!”
“说完全球形势,再给你说说各国国内黑帮的情况,意大利和美国我想不用我多少你也该知道的,电影大片里虽然有所夸张,但至少有六成以上是真的——实在过于张狂了,臭名昭著!”
“等等,亚洲的帮派分布怎么没有我们中国呢?”杜弼忬打断了老头子。
“中国......这个.......哎......你先听我慢慢分析”老头儿有些无奈,不知是因为杜弼忬打断了他,还是因为其它什么原因,有些怏怏不乐。
“俄罗斯黑帮控制了全国十分之一的地区,1991年苏联解体,社会转型期的动荡和不安给俄罗斯黑帮带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国内总产值的百分之二十五来自‘黑色经济’。近几年,俄罗斯黑帮正逐渐的将生意‘漂白’,做起了港口贸易、银行等买卖。把精力更多的放在了他们与政府要员的勾结和幕后交易上,争取着利益的最大化!”
“还有加拿大的‘地狱天使’,这个组织的名字是上个世纪60年代由一群骑着大功率摩托车四处乱晃的美国嬉皮士创造的。这些穿着黑色皮衣、蓄着络腮胡子,肥胖粗鲁且从不洗澡的家伙沿着高速公路穿行北美,吓坏了许多宁静村镇里的平民,当然,也吸引了许多崇拜者加入。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厌倦了浪迹天涯的‘天使’们在加拿大成立了真正意义上的‘地狱天使’黑帮,目前已经是加拿大最大的帮派,有四万多名成员,以贩毒主!在我国道上略带传奇色彩、被人称为‘小五哥’的陈阳和这个组织颇有渊源、关系紧密,而且据可靠消息,他本人及家眷正居住在加拿大境内某一个岛屿上,过着半隐居的生活!”老头子道。
(PS:跳舞大神,俺可是你的忠实铁杆粉丝,盗用一下你作品里的人物你不见怪吧,可别告我啊,嘿嘿......)
“那我们中国呢?”杜弼忬迫不及待的问道,显然他更关心自己国内的情形,那只是和自己有些搭边儿,而国外的那些帮会,实在是离自己的生活太遥远了,风马牛不相及,对自己的影响不大,他并没有意识到,在不久的将来,他会直接面对这些国际黑道组织,直接面对这些组织的头目领袖!当然,只是后话,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