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30 Z城黑道 上
章节列表
30 Z城黑道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然算!肯定算!他们的资产已不是几个亿十几个亿的数目了,组织严密、关系网庞大!你在赌场里见到你那个将军,他的能耐,恐怕是一千个、一万个文强都比不上的!而且他们的关系网最顶端比这位老人家还要有权势的尚有好几位!可以说真正算得只手遮天了!他们的赌场,算然比不得拉斯维加斯和赌王的葡京大酒店,可全中国多少见不得光的钱在他们的赌场里走过?洗黑钱可真是一档好买卖啊!就这么走上一遭,就得抽取百分之十的利润!你想过这是一笔多大的利润?全中国的贪官有多少?毒贩有多少?所有见不得光的钱有多少?百分之十啊!操!”老头子居然开**了句粗口。
“这还不是可怕的,最可怕之处你知道是什么吗?”老头子像是在自言自语,不待杜弼忬回答便接着说了下去:“可怕的是所有经赌场洗过的钱,这些钱的主人的真实身份就会暴露,虽然赌场不会将这些泄露出去,可他们自己却是知道了!这其中有省一级、甚至中央的大人物、商界大亨,各种形形**的人物,只要他们手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资产,那就是赌场的潜在客户群!你知道这些人有多大的力量?只要捏住了他们的把柄,在需要的时候帮上一点小忙,其价值比那百分之十要大上百倍、千倍不止!如此雄厚的实力,若连这都算不得真正的道上帮派,那全世界能有几个能称得上黑帮呢?”老头子说道。
“那为何你说大陆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帮派呢?”杜弼忬问道。
“因为......屠帮根本就不是中国大陆的帮会!甚至根本不是中国的帮会!”老头子语出惊人。
杜弼忬彻底呆了.......怎么可能!屠帮怎么可能不是中国的帮会?杜弼忬所知的生意,其赌场全在中国,从龙头到下面的长老再到下面的堂主及普通马仔一墨色全是中国人,即便和国外的集团有所往来,但说破了天,屠帮也不可能变成了外国黑帮啊!
“嘿嘿......小子,我知道你不信!你一定以为我得了失心疯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吧!”老头子问。
杜弼忬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的确,换了谁都要把这老家伙的话当成疯言疯语的!
“但是.......”老头子严肃了起来,眉宇间竟有隐隐杀伐之气,杜弼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屠帮绝对不是中国的帮派!你所认知的屠帮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组织,这是一个庞然大物,超出你想象的庞然大物!你所见的不过是这这怪物的一小部分,冰山一角罢了!屠帮只是那个庞然大物设在中国的一个分支罢了,或许打个比方你会更清楚一些。屠帮和这个庞然大物的关系,就像是‘屠帮’在某地区的一个堂主、甚至是一个副堂主与龙头的关系,那绝对不是一个级别的,不可同日而语!”老头子说道。
杜弼忬霍的一下站起身,没有任何目的性,甚至都不曾经过大脑,只是双腿脱离大脑控制的自主表现。
——如若老头子所言是真,那这个‘庞然大物’将是如何的巨大?而自己即便逃到天涯海角,要是屠帮真有心杀自己,那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杜弼忬又开始不住的冒汗。
等等!什么地方好像不对啊!杜弼忬脑子里念头一闪。
“你是什么人?!”杜弼忬又复问道,这个问题已变得空前重要。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有什么目的!”杜弼忬怒目而视:“还有,如果真如你所说,那这个庞大的组织绝对不会轻易让人知道它的存在,你又是如何知道你?还有,你对屠帮为何了解的如此透彻,简直可谓了如指掌,你究竟是什么人?”杜弼忬问出了这一连串的问题。
“你问的这些问题我一个都没有办法回答你!你只需要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帮你一把,年轻人”老头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没有恶意?帮我一把?你觉得我会信吗?换了你是我,你会信吗?”杜弼忬说。
“信不信又有什么关系?我不是为了让你相信,只是让你知道便好”老头子说。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道理谁都懂。即便你真想帮我,那目的呢?别千万别对我说是看我潜质极佳前途无量想收我为徒啊!那简直比拿出几本九阴真经、如来神掌、九阳神功、降龙十八掌,说我骨骼清奇是个万里挑一的练武奇才还要可笑!”杜弼忬嗤然说道。
“我自有我的目的,但你现在也只能听我的,只要我放出风声,你绝对九死一生,你想赌一赌吗?看看屠帮有没有这个能力?”老头子嘿嘿笑了起来,比一只成精的老狐狸更像老狐狸。
杜弼忬握了握拳,排除了杀人灭口的可能性,只得无奈的坐下。
“这就对了,你得相信我不会害你,至少现在不会害你!不然你此刻早被屠帮的杀手剁成肉泥了!卖了你对我没有好处!”老头子说。
看着杜弼忬心绪平静了许多,老头儿接着说道:“首先告诉必须告诉你,上次把你诱去隔壁黄桥头镇的槐树林子是我的错误!从今往后,你万万别再去了,否则......万劫不复!”
“我在林子中央见到了一个别墅群,那到底是个什么所在?”杜弼忬问道。
“那不是你该知道的!”
老头子变得声色俱厉,杜弼忬还是首次见到他这样的暴躁不安,然而他心里更是好奇,无论是Z城的那几个大哥大还是眼前这个神秘的老者,为何对那个地方如此的忌讳?那到底是个什么所在?
“好了,以后不但不能去,连提都不要与人提起,否则,将引来杀身之祸!相信我!”老头子说的极为认真,尤其说最后‘相信我’三个字的时候,那真诚得不容质疑的神色,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即便是‘师爷马’、‘吴老狼’这类装逼界霸主级别的人物也是无法装得如此逼真的,于是乎,杜弼忬相信了他,点了点头。然而心里的好奇却是越加的重了。
“现在,我给你分析一下你在Z城几大势力间游走的处境吧!”老者言道。
杜弼忬又吃了一吓——‘Z城几大势力’?‘游走’?妈的,这老家伙莫非诸葛亮转世?怎么老子的秘密他全知道啊!
杜弼忬有杀人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