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31 臭豆腐西施
章节列表
31 臭豆腐西施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老头子从口袋里掏出款黑莓手机,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皱了皱眉头,像是十分厌恶,但终于还是接了电话。
“什么事!”老头儿并没有礼节性的打招呼,别说‘你好’了,连‘喂’都懒得喂了。很不厌烦的,无礼而生硬的来了句‘什么事’!
“什么?!你好像还没有权限管我吧!”
“嘿!我的行踪直接会和老爷子汇报,你无权过问!无权!”
“靠!少拿他(她)来压我!老子十二岁出来跑江湖,现在六十八岁,你算算老子在社会上混了多少年?我他妈什么大场面大人物没见过,你威胁我?我他妈是吓大的啊!操!”老头子丝毫没有了刚才一丁点的绅士风度,出口成脏,一点不输给九零后的年轻人。
“我说过我不来吗?你少在那儿挑拨离间!妈的!”老头子说完狠狠挂了电话,嘴里仍旧低声的骂骂咧咧,却是听不清到底在骂些什么。
想起刚才老者指点江山的老前辈模样,再看此刻毫无前辈气度,嘴里唧唧歪歪的老头子,不知为何,心里说不出的爽快。
“自古至今,小人向来得志,报应不爽,报应不爽呐!”老头子感叹不已:“Z城的势力以后有机会再分析与你听,小子,把你的联系电话告诉我!”
杜弼忬报了自己的号码,老头子在自己的手机上记录并储存了,却并未拨回给杜弼忬,显然是不准备让杜弼忬找到他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必须信我绝不会害你便是,有什么事我会联系你的!”老头子边说边站起身来。
咦!这对话好像哪里不对啊,怎的这么熟悉,似曾经历呢?........对了!是他!杜弼忬心里突的一阵刺痛袭来,毫无征兆。
老者似是能看透杜弼忬心中所想所思,嘿嘿一笑道:“你可别把我和穆剑离那样不入流的卑鄙的小角色相提并论,那简直是......不,绝对是,绝对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是吗?至少现在我分不出有何区别,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有所得必有其所失,割掉我脑袋都不行你会无缘无故帮助一个陌生人!你是混黑道的,不是慈善家——那些所谓的慈善家为的也不过是青史留名,让后人记住罢了,为的是个‘名’,也并不是真正的无所求,不求回报。何况是你这样十几岁就在道上闯荡的老江湖呢?在道上混,谁也不是他妈善男信女!”杜弼忬冷冷说道。
“哈哈,好小子,够爽快!老头儿我最喜欢快人快语的直爽人,对我老头子胃口!不错,我却有我的目的,说不得以后还要你帮我呢!不过你放心,我可不是穆剑离那样的卑鄙小人,我现在会暗中助你,等你有了一定的实力,你再来帮我,嘿嘿,我们的合作绝对是双赢的局面!”老头子一扫此前的晦气,说到兴奋处口沫横飞,似已见到了幻想里给自己编织的美好未来。
“然后呢?等我帮你做完事,没有了利用价值,还知道了你不少见不得人的,至少上不得台面的事,那时候恐怕又是狡兔死而走狗烹之的结局吧!”杜弼忬说道。
“年轻人,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人与人之间说到底本就是相互利用,为自己获取利益的关系,这也无可厚非。很多事,需要闭上眼好好想想再做打算,一味的愚忠是绝对不可取的,若不是你一味的愚忠,今天也不会落得这个背井离乡的局面。至于我对你是否有恶意或威胁,以后你自己去思考和判断吧!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世界在变,环境在变,人事在变,人心更是难以揣度。说不定我此刻真心想与你合作,可到了你所说‘兔死狗烹’的时候,真起杀心对你下黑手也不可知。必须审时度势,不要用一沉不变的眼光看待急速变幻着的世界,如若不然,你永远都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这是我对你的忠告,好了,我走了,臭豆腐的钱你付。”老头儿说完竟真的拍了两下P股,走了。
“妹子,你忙,我走了!钱让那个小子付!不管给多少都不要找了!”老头儿道。
杜弼忬听了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老子今天遇上的不仅是个吝啬鬼,还是个老色鬼啊!杜弼忬那叫一个郁闷。
“呦!姚老哥,你太客气了,叫妹妹我怎么谢你才好!”老板娘停下了手里不停翻动着的筷子说道。
“哈哈,真要谢我,多叫几声老哥就行!”老头子哈哈笑着说道。
“老哥说的什么话!我就算不叫你,你难道就不是我老哥了?!”老板娘说笑道。
“哈哈,有你这句话就成,我还有事,回见!”老头儿挥了挥手,走了。
“回见,姚老哥!”老板娘说道。
杜弼忬看着眼前这个风韵极佳的女人,心里不现一丝鄙夷,倒反而有几成敬佩之意。她嘴上说的虽然有些暧昧,可杜弼忬暗自观察,见其眼神清澈,不见一丝媚意。很多女人天生就是骚包,装得再斯文也没用,别说戴金丝边眼镜穿黑色的传统职业套装,即便包裹的似一具木乃伊也掩不去其媚色,说的俗一些,就是媚到了骨子了去了!而有些女子虽然看似大胆开放,穿着前卫,甚至经常流连于KTV及酒吧等声色场所,却是本心纯洁,还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杜弼忬其它方面不敢称大,但在‘女人’这方面绝对算得专家。
‘臭豆腐’西施若真如她表象这般,那此刻也绝不会在这里卖臭豆腐了!别说二十年前,就是现在,只要她一句话,大把男人愿意为她大把砸钱讨她欢心的,至少现在的杜弼忬就愿意。如今为了生计,为了留住老客户委屈自己说一些本不愿说的话,真是为难她了。
“老板娘,结账!”杜弼忬喊了一声。
“好嘞,一共八块五毛”臭豆腐西施应道。
杜弼忬掏出张一百递过去:“不用找了!”
“刚才那位老哥开玩笑来着,你还当真了!等着,找你钱!”臭豆腐西施说着转身往电视机下面的柜子走去。
“真不用找了,真的!”杜弼忬很认真的说。
“这钱不是我该得的,我不会要。如果我真这么贪钱,我还会在这个小地方起早贪黑卖臭豆腐?”臭豆腐西施说的也很认真,异常的坚决。
杜弼忬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接过女人递过来的找零,对这个女人又多了几分敬意。看着她满是油污、有些过于粗壮的手指,想她年轻时候的一双玉手该是何等的细腻白皙而秀长啊!不经意间,心里泛起丝丝酸楚。
“刚才那个老头姓姚吗?”杜弼忬问。
“怎么,你不知道吗?”臭豆腐西施惊讶的说,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杜弼忬瞧着竟有些心慌,却又不愿也不忍挪开目光。
“哦,我认识他,但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住哪里,做什么的,你知道吗?”杜弼忬问。
“我只知道他姓姚,这还是他自己告诉我的。至于叫什么,住在哪里,做什么工作我可就不知道了,看他年纪已经退休了吧。反正他每个月都会到我这店里来吃一次到两次臭豆腐”豆腐西施说道。
杜弼忬“噢”了一声,知道在她嘴里得不到关于老头儿更有价值的讯息了。
Z城藏龙卧虎,水可深着呢,绝不像它表面上那么荒僻和简单呐!杜弼忬心里想着,抬头看了看天空。天色有些昏暗燥闷,快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