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极品小混混

讲述了一个江湖大亨的成长历程,他从小调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33 黑道格局 下
章节列表
33 黑道格局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次日,杜弼忬收到了两条短信息,两条信息前后不过二十分钟,前一个是张宝所发,大致内容是:穆与龙头已正式开战,双方已无暇顾及杜兄,可喜可贺,我所委托之事望能加快步伐......

后一条信息是个陌生号码,所简述的是同一个事情,区别在后半部分,大致内容如下:穆小儿已反水,已与上峰正面交火,小子切勿因此麻痹大意,往往表象最安全的时候,却是最最危险之时,此地虽离‘战区’甚远,却不得不防千里外两只蝴蝶扇动翅膀引发的飓风将你刮得粉身碎骨、支离破碎,今日始,言谈行事更要小心谨慎,万事留心,小子切记!

后一条信息没有署名,杜弼忬不用猜也知道是姚老头所发,此前还故作神秘,不愿给自己留下联系方式,此间又自己发信息过来了,真是让人苦笑不得。

杜弼忬对比两条信息同时也得出两条信息:

一.张宝关系的只有他‘委托之事’,至于自己的安全之类在他看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或者说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不再其考虑范围内。杜弼忬倒也觉无可厚非,拿人钱财自然要为其分忧,非亲非故,人家用不着来管自己死活。相比姚老头明显带有示好、带有目的性的关心和善意提醒,张宝发来的这条短信虽少了些人情味道,却是要比后一条坦诚的多——较之岳不群,杜弼忬还是欣赏田伯光多一些。

二.张宝虽是道上的大哥,却还是嫩了些,姜,还是老的辣。自己若是被害对他绝没有好处——至少现在没有——排除了张宝故意要自己麻痹大意,加害自己的可能,那么两人对这个事件的见解认知孰优孰劣,谁高出一筹就不言而喻、一看便知了。

待杜弼忬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准确性后,难掩自己的激动心情。不管怎样,对自己而言好处多过坏处,利大于弊——顶多出门或办事时小心些罢了,双方即然已撕破了脸皮,战争已经开始,那自己这根导火索已不再是导火索,到底是谁杀了老坝子根本已无足轻重,据杜弼忬分析,只有其中一方失败或即将输掉的时候,才是自己最危险的时候。开战伊始,生死存亡就在此战,双方该没有多余的精力对付自己这个‘小角色’,张宝或许也是如此分析才得出以上结论,然而他的目光还是短浅了些,等双方的对战到了中后期,胜利的天平已明显倒向一方之时,才是自己最危险的时候,龙头不会放过自己,穆剑离更是要杀人灭口、欲除之而后快——没有了生死存亡的厉害关系,首先考虑的自然是所谓的江湖道义,若被道上人的朋友得知他指示自己干出如此违背道义的事,那他穆剑离还有何面目在道上立足?!杜弼忬自然不会因此而兴奋减弱,相比被两条健硕饿狼惦记,还是被一条最终伤痕累累的病狼惦记的好!

杜弼忬心情绝佳,想找个人喝酒,把自己灌醉。更想找个女人畅快淋漓的**,直至筋疲力尽。把Z城熟识的男男女女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无论是前一个还是后一个心愿都无法实现,张宝、忠哥或吴老狼都不可能也不是喝酒的对象,姚老头儿又神龙见首不见尾故作神秘,Z城实在找不到一个能陪自己喝酒的。至于女人,唯一的、独一的选择只有女房东琴姐,可她曾对自己说过她每月例假的时间,今天她‘大姨妈’还在她家做客。

酒无知己半杯多,正要圆房遇姨妈。于男人而言,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杜弼忬除了哀声,也只剩叹息了。

杜弼忬开始冷静分析这场大帮派的内战,从实力上分析,龙头至少占七成以上的优势,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外部的人脉关系,穆剑离都无法与龙头相抗衡。如杜弼忬曾见过的‘将军’及唐鸠等大人物,平日里与穆剑离还算客气,然而战争一开始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倒向龙头一边,这一点不容置疑。从已知的任何一方面分析,穆剑离都毫无胜算可言,绝对会一败涂地。杜弼忬给他留的三成胜算是已十分保守的估计,若只是明面上的实力相比较,穆剑离的胜算只怕连一成都不到,他之所以认为穆剑离还有三成的胜算,完全出于他对穆剑离的了解,他可不信如道上所传那般,是被龙头逼上了死路绝路,无路可走才狗急跳墙试图拼死一击的,那绝对不是穆剑离的性格。他在地方上经营且早有反心,早已经知道龙头绝不会放过他,此战在所难免,他早该有所准备才是,怎可能仓促出手?杜弼忬绝不怀疑他已做好了万分充足的准备,杜弼忬总是在想,那个身中两枪的到底是不是穆剑离?就算是,会不会是苦肉计?那个所谓的杀手其实就是他的人,不然杀手怎么会‘不知所踪’呢?不是被穆剑离藏起来就是被灭口了。赌场的那个小办公室杜弼忬再熟悉不过,从门口到办公桌的距离,再末流的杀手都不至于两枪打在两个不致命的无关紧要的地方。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即然做足了十一分的准备,何不先出手抢得先机呢?与其被动防御,倒不如主动出击,打对方个措手不及,岂不妙哉?

枪击事件不过是为了占个理字和义字——道上的朋友都看到了,不是我穆剑离犯了江湖大忌要反水,实在是被逼无奈,若再不出手反击,性命难保,我这可不是背叛帮会,只属于自卫。即便道上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又如何,成王败寇罢了。当然,这层窗户纸还是不能捅破的,就如裸 体女人身上的那层油彩,有它,便是艺术,没它,就是低俗,就是**!即使大伙儿都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道义’在道上人心里其实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东西,但嘴上却极为尊崇,神圣不可侵犯。亦如春秋战国时期及明主朱元璋那般,虽然心里对天子已无半点尊敬可言,但却没有一个敢说出一句对天子不敬的话的,连‘宁愿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的枭雄曹操及绝代暴力狂董卓都‘假逼三眼’先把傀儡天子摆在前面‘尊崇’。可想而知这不名一文的‘道义’又是多么的值钱,穆剑离深得此道之精髓啊!至于在合肥爆炸的那颗炸弹,或许在枪击事件尚未发生前便早已静静躺在地下了吧!

要是如自己所推测的那般,那穆剑离的三成胜算至少升到六成,穆剑离或许有一支不为人所知的奇兵也犹未可定......